扑倒老公大人 117第117章 先生贵姓?

    本来还没啥事,反被严庄的语气给吓到了,立在原地,一步不移。

    严庄立即过来扶住了她,又是忧心,又是兴奋,竟乱了分寸,只托着她的手朝客厅嚷着,“哎哎!晋平!你赶紧的!马上联系医生!桃桃她……”

    “妈……”陶子在这个误会还没传出去之前连忙阻止,“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

    “什么不是?不管是不是,也要先检查检查再说!晋平……”严庄一副你们年轻人懂个啥的表情,一边喊着丈夫。

    陶子不由一脸窘状,轻扯婆婆袖子,“妈,别叫爸了!我真的没怀孕!我好朋友前天才走呢!辶”

    严庄如被浇了一通冷水,兴奋的热情顿时冷却下来。

    失望是有的,不过,她并非恶婆婆,马上拍她的手,“是我误会了!没关系!你们才结婚多久啊!加油就行了!”

    陶子不由红了脸,怎么加油啊?首长都不理她了…澌…

    严庄打量着她的脸色,又关心地道,“那你这呕吐是为什么?还得去看看医生啊!别是胃病又犯了吧?”

    “没有!妈,我可能是吃坏了东西,明天就好了!”陶子忙道。估计是自己一时贪嘴,吃多了话梅,又喝了那么两大碗汤,这么大晚上的,还闹得全家不安宁,她有些难为情。而事实上,吐完之后确实舒服多了。

    严庄不太相信她,眼神里带了质疑,“真的?可不要忽视了身体的小问题,若明早还是这样一定要去医院看!”

    “知道了!妈!我们出去说话吧,总不能在这厕所里聊一晚上呢!”陶子挽着严庄的胳膊撒了撒娇,婆媳俩一同往外走。

    严庄笑了,换了话题,“桃桃啊!后天就是你生日了,你打算请假吗?”

    “妈,我没请呢,因为生日请假,我怕别人笑话……”陶子答得谨慎,怕婆婆一番心意,自己反而不放在心上,会让婆婆不高兴。

    “没事儿!横竖宴会要晚上才开始呢,你那天只中午有挡节目,晚上的该是轮休吧?”

    “嗯,是的,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没请假。”陶子随着严庄到了客厅。

    “行!那中午我让司机来接你!”说完,严庄笑着对宁晋平道,“老头!你给儿媳妇的礼物呢?还不拿出来?”

    宁晋平面色严肃地看了眼陶子,然后把茶几上的一份报纸递给了她。

    这就是给她的礼物?

    她惊讶地接过,不明地看着严庄。

    严庄也觉得很是蹊跷,抢过报纸一看,乐了,“桃桃!你看看这!看看!哎哟,这角度,抓得可真好!”

    陶子一听,也凑过头来看,顿时涨红了脸。

    这是怎么回事啊!居然是她上回去云南探亲,回来时,上车前突袭首长,在他脸上印下一吻的照片……

    果真如严庄所说,角度抓拍得真好,正好拍到她的正面,努力地直起身子挂在他身上,脸上那一抹娇羞的桃红都拍到了……

    照片是一个系列,整版好几张呢,他们的只是其中一张,这组照片的主题就叫做“幸福瞬间”……

    话说他一身冬常服,被她八爪鱼似的扒拉着,真帅啊……

    “那个……爸……我真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拍的……”看着宁晋平的脸色,陶子有些紧张,这样的照片登出来,会不会有伤风化?会不会对首长的前途有影响?她想到了那个记者小申,一定是他拍的……

    严庄看出陶子的担心,忙道,“别紧张!没啥事儿!这不是内部报纸吗?就只他们内部看得到,不外传的!”

    内部报纸为什么还要拍这么娱乐大众的照片啊……

    话说,难道这就是公公大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会是一顿训吗?看着宁晋平僵着的脸,陶子扁了扁嘴,“要不……我去站墙角吧?还是……关禁闭?写说明书……”

    眼看儿媳妇被吓成这样,严庄火了,捅了捅宁晋平,“我说你是在干什么?这照片怎么了?不正说明了儿子媳妇感情好吗?你不想看着他俩好啊!赶紧的,把礼物拿出来,然后你就可以走了!回房去!”

    宁晋平脸色僵硬地拿出一个首饰盒来,搁在茶几上。

    首饰盒不大,却是木制的,雕了古朴的花,一看就有年岁了,光这盒子,就够让陶子的喜欢的了。

    严庄见了这盒子之后,眼都直了,“这……这……好你个宁晋平!你偏心!”

    宁晋平也不解释,搁下盒子居然就起身往卧室走去了。

    严庄可不干了,追着去一路埋怨,“宁晋平!你给我站住!你家的传家宝呢!我和你要了那么多次你不给!现在却给儿媳妇当生日礼物了!你就是偏心!你看重儿子不看重我!”

    把个陶子独自一人留在客厅里,尴尬得不知所措。这东西,竟然是宁家的传家宝?她还夺了婆婆的心头所好?

    这下完了……

    婆婆会不会从此不疼她了呀?

    只听得宁晋平的声音闷闷地从远处传来,“不是你让我拿出点不同凡响的吗?”

    “可那也不能是你家的传家宝啊!你家最宝贝的东西不该送给你最宝贝的人吗?这回你露馅了吧?你最宝贝的就是儿子!不是我!我看你还怎么狡辩!”严庄虽已随着宁晋平走远,控诉声却一阵阵传来。

    陶子暗暗头大,轻轻拿起盒子,发现这木盒竟然还是沉香材质的,托在掌中分量还不轻,近了,更有淡淡的沉香味儿,似药香非药香地往鼻子钻,她真是爱煞这个盒子了……

    轻轻把盒子打开,眼前一亮,盒子里躺着的是一只玉镯。

    她不懂玉,只觉得颜色分外好看,宁家又当传家宝的,定然是十分贵重的……

    这么贵重的东西,似乎她也没什么机会戴,给她也是浪费,再说了,就算她戴着也必然时时担心什么时候不小心会碎掉了,白白给她增加心里负担……

    远远的,公公和婆婆的争吵声此起彼伏:

    “宁晋平!你给我站住!不准会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