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16第116章 报告首长!姨妈没来!

    陶子终归还是失望了。

    “莫”这个姓氏没在章之黎脸上激起任何变化。

    笑容可掬的一声“不是”之后,给她和苗苗添了饮料,反客为主地招呼她们喝。

    陶子终于放弃再试探章之黎,对他的态度恢复到之前不冷不热的状态。

    章之黎却在她面前大献殷勤,而且显然,在如何讨好女士这个问题上,章之黎是有着丰富的经验的,件件事情都做得恰到好处,既不让人生厌,又周周到到辶。

    只是陶子浑然无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这顿饭原本是陶子请苗苗的,最后章之黎抢着买了单,说什么他章之黎出来吃饭如果让女士买单的话,从此以后在北京城他不用再混了!

    火锅店老板娘冲陶子眨了眨眼睛,“男朋友?澌”

    陶子忙说不是,可是这样的辩白反让人觉得是害羞,老板娘便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可恨的是,章之黎居然不解释,总挂着那样的笑,让人不误会都不行……

    回去的时候陶子暗暗庆幸严庄派了司机来接,不然章之黎还要送她……

    当然,最后让他送了苗苗。

    快要到宁家的时候,陶子接到了苗苗的电话,苗苗在电话的那端惊声连连,“桃儿,你不会真的跟这个章之黎有点啥吧?”

    苗苗的声音很大,车里很安静,陶子真担心司机也听到苗苗的咆哮了,忙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别胡说!哪有?”

    “桃儿,那个人可是你惹不起的!京城有名的花花大少你知道吗?且不说和多少明星嫩模有绯闻,还染指学生,有夫之妇,只要入了他的眼的,他从不顾别人的身份!我以一个记者的职业敏感发誓,你一定已经落入了他的猎捕范围!”苗苗身为记者,而且还是娱记,对这些事的了解如数家珍,而且,虽然平时表面上看起来总把帅哥帅哥地挂在嘴上,真正行事起来还是很有分寸的。

    “不可能!你别瞎说!”陶子嘴上说得坚定,心里还是有点虚的,自己可是关禁闭偷跑出来的,真要惹出点什么影响不好的事来,她会被她家首长给劈了……心中便暗下了决心,不管章之黎对自己是否有企图,都要离他远点,自己可是军嫂啊……

    “我就是提醒你!没有这回事当然最好!但是你也不能不提防!”

    “知道了!”眼看宁家就要到了,陶子低声道。不自觉的,心中有点忐忑起来,也不知道首长今天打电话回来查岗了没有,严庄又是怎么给她遮掩的?不会露馅吧?

    应该不会……

    她握紧手机,如果真有什么事儿,首长早就打她电话了,不是吗?

    虽这么想,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话说,她咋就这么没出息呢……

    手里握着严庄给她的钥匙,轻轻打开门。

    今天,严庄把宁家的钥匙给了她。接过钥匙的那一刻,只觉得手上的钥匙千斤重。这,于她来说意义真的太重大了!有了钥匙,就代表她真正走进了这个家,真正的成为这个家的一员。

    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她才能获得走进兵哥哥心门的那把钥匙呢?

    门开,家里有人。

    严庄的笑脸迎了上来,“回来了?玩得开心吗?”

    “还好!”陶子的目光落在家里的电话上,首长打过电话吗?

    严庄瞧了她的神情就觉得好笑,“得了!不过就出去吃个晚饭而已,就这么挂着你家团长!没打电话来呢!”

    陶子暗舒了一口气,婆婆又拿自己打趣了……哪里有婆婆的样子……不觉忸怩,“什么叫我家团长!不是你家的啊!”

    严庄哈哈大笑,“是哦!我怎么把这给忘了!”

    哪有忘掉自己儿子的?!

    “爸妈,我先回房间了!”婆婆大人和公公两人在客厅二人世界,她在这当灯泡多不好,还是闪人吧!

    回到房间,忍不住把手机又掏出来看,还是没有任何的未接电话或者未读信息。

    悠长地叹了口气,人家昨晚打电话来的时候呢,你要耍性格挂电话,现在人家不打了,你又在这长吁短叹的干什么呢?

    将手机一扔,打开电脑投入到改稿中。

    她得赶紧把出版稿交了,然后开新文!

    和文字打交道的时间,她总是能特别投入,一个晚上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因为稿子被她家团长给删掉的缘故,她东拼西凑的,好不容易才凑齐,现在要修改,她不得不从头至尾又读了一遍,看看是否连贯。

    她写的也是一篇女主暗恋男主多年的小说,许多感受和场景都是以她自己为原型的,如今重读,等于又将自己的心路历程重走了一遍,其中的滋味,却是让她自己也泪水涟涟……

    她想,这也是她这篇小说能小火一把的原因吧,太真实,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共鸣……

    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已经凌晨两点,略疲惫。

    这段时间以来的部队生活,没写文熬夜,且基本都是早睡,她颠三倒四的生物钟竟然已经被纠了过来,此时竟然有了睡意。

    只是,她的手机也休眠了吗?一个晚上都没有响……

    难道因为她昨晚挂他电话,所以团长大人生气了吗?还是发现她把他拉黑,所以不理她了?说好的查岗呢?

    她有点后悔了。

    有些事情在心头,明知自己放不下,看不透,为什么又还要去较真呢?

    尤其,她自己一个人躲着伤心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把气撒在团长身上呢?如果他真生气再也不理她了,她该怎么办?她这一次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有了一点点进展,难道因为她一时的脾气,又要回复到原点吗?

    此时此刻,她是多么怀念他打电话来时就在她耳侧的略微急促的呼吸,多么怀念他焦急而窘迫地在她耳边说“难受”时的情景,她盯着手机暗暗祈祷,首长,打电话来吧,这一次我再也不摔电话了,哪怕你说“硬得难受”,我也不摔了,我想办法帮你,一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