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15第115章 小区住的朋友

    冬日的清晨就这么来到了。

    难得的晴天。

    虽然城市的冬日看不到湛蓝的天空,然,睁开眼的第一瞬能看见能看见透亮的阳光,总是让人心情有所释放的。

    陶子躺在床上,只觉得胸口木木的,有什么东西撑着,很难受。

    然,她却不愿去回顾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宁愿让脑子停驻在短路的状态,不去想,就可以没有感觉了,不是吗辶?

    可是,她终究不能就这样一直躺下去,她如今已经嫁人,是人家家里的儿媳妇,第一次正式搬到别人家来住,无论宁家的人待她如何亲和,她都不能放任自己任性。

    爷爷到死那天都在给她挣一份嫁妆,只是为了她出嫁的时候不被人笑话。

    她嫁入宁家,没带一分钱嫁妆,宁家也没笑话她,可她不能让自己的行为成为人家的笑柄澌。

    侧了侧身,准备起床,却觉得枕头上冰凉一片,难道她梦里哭过了吗?哭得这般伤心?

    她赶紧从被子里爬出来,跑进浴室一看,眼睛肿得高高的,皮肤绷得紧紧的,这些,都是哭过的明证啊……

    心口依然木木地撑得难受,她昨晚为什么哭呢?

    她不要想起……不要……

    用最快的速度漱洗,她跑出房门,她知道,只要不在这个密闭的只有她自己的空间里,她就会重新露出笑容来……

    一定可以!

    时间已经不早,公公出去晨练了,厨房里有声音,想是严庄在准备早餐。

    她循声而去,厨房里果然是严庄的身影。

    “妈!”她叫了一声。

    严庄回头一看,便看见她那双肿得如核桃般的眼睛,惊讶地问,“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们家桃桃了?”

    心底的话怎么能对婆婆说?只是低了头,轻声道,“没有!”

    “还骗我!一定是那混小子!对不对?跟妈说,回头我告诉你爸,等他下次回来休假,让你爸修理他!”严庄拉着她的手安慰,把厨房交给保姆。

    “妈,真的没有……”严庄这么一提,便想起那些不愿想起的事情,胸口那种僵硬的疼痛似乎也找到了源头,鲜活地流淌起来,声音里多了鼻音。

    她出来的初衷,并非是要寻找安慰的,其实,有些事情,越是安慰,反越是伤感……

    对于他和芊琪的事,她并非不好奇,只是从来不敢提起这个禁忌的话题,此时此刻,她倒是滋生了一种渴望,很想问严庄,宁震谦和芊琪究竟是怎么分开的。

    抬头看了眼严庄的脸色,是一脸诚挚的关心,那些话便问不出口了。

    其实宁震谦和家里的关系似乎并不好,这其中只怕也有芊琪的原因在里面,既然他们一家人都在回避这个话题,严庄又待自己这般好,她怎么好意思再提别人心里的结呢?

    终是挤了笑容出来,“妈,我真挺好的!我们准备早餐去吧,爸快要回来了吧!”

    但严庄是何许人也,怎看不出她强装的笑脸?于是拍拍她的手背道,“桃桃啊!你既然进了我们宁家的门,我就把你当自个女儿看的。你没有家人,一个女孩儿家,连个倾诉的地方都没有,我心里将你看得更加重,有什么委屈,我是铁定站在你这边的,所以,千万不要自己憋着,和这个家生分了,知道吗?”

    “嗯!”她点点头,心里有一丝回暖,严庄这个婆婆,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

    大着胆子靠进严庄怀里,贪婪地呼吸着严庄身上的香味儿,更不愿严庄为自己的事忧心了,于是一副小女儿态地说,“妈,没啥,就是团长他好凶……”

    严庄忍不住笑了,拍着她的肩膀说,“是为关你禁闭的事憋屈了?还是昨晚又挨训了?我不都跟你说了吗?山高皇帝远的,他哪管得着你?你也忒老实了!他凶怎么了?凶就怕他了?咱又不是他的兵!以后啊,妈慢慢教你怎么对付凶的男人,你爸年轻的时候也凶着呢,现在你看看,除了那张脸老阴着,哪里还有脾气?放心吧,别的不说,我家这两个男人都是一样的性子,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嗓门大点,别的心眼都没有,心里也善着呢,可会疼人了!”

    是啊……可会疼人了……

    她也是相信的,只是,他疼的那个人永远也不会是她罢了……

    不过,不忍拂了严庄的意,笑了笑,点头,“我知道的,妈。”

    严庄也笑了,牵着她的手说,“桃桃啊,下个月是你生日吧?”

    “妈,你怎么知道?”这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事实上,爷爷过世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就连她自己,也常常忘记。一个人的生日,过着有什么意思呢?

    “傻孩子,我都说了把你当女儿,哪有妈妈不知道女儿生日的?”严庄轻轻点了点她额头,“小震呢,在这一点上是靠不住的,能不能回来都是问题。我寻思着,这是你进我们家过的第一个生日,可不能疏忽了。你们结婚我们家也没办酒,家里还有些亲戚都不知道我娶儿媳妇了呢!我想在你生日那天办个家宴,顺便把你介绍给亲朋好友,你怎么看?”

    说实话,陶子自己是不想这么大操大办的,但是,这是婆婆的心意,她不愿扫婆婆的兴,所以只道,“妈,会不会小题大做了?”

    “怎么会小题大做?我家的儿媳妇啊!我盼这一天盼了多久了啊!怎么隆重都不为过!最好啊,到那时候你肚子里也能有好消息,我就双喜临门了!”严庄说着扫了她小腹一眼。

    陶子脸一红,“妈,哪有那么快……”

    严庄听着她的话,总算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也没指望有那么快,事实上,她担心的是,到现在为止,儿子和这儿媳妇还没成事……不过,从儿媳妇的反应看来,这一趟去云南,算是有了突破了……

    这样就好,只要在这一点上儿子迈出了第一步,以他的性格,就会负责到底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