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13第113章 等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在电话里跟她说这个,是想要干什么?

    是她的错!全是她的错!她这是把首长逼到了怎样的程度才让首长说出这样的话来……

    首长真是辛苦了……

    可是,她该怎么办辶?

    忽的,她把手中的手机给扔了出去,仿佛,那不是手机,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似的……

    依稀,宁震谦的声音还在手机里响,她两手蒙住耳朵,不让那声音钻进来……

    首长啊首长!你老人家不是要扫黄吗?不是不准我写那样的小说嘛?你可以先把自己扫了么澌?

    许久,她盯着那只手机,隐约觉得差不多了,才重又拾起,再把手机贴着耳朵一听,里面果然已经没有了声音……

    她舒了口气,脸依然热得发烫。

    忽然又觉得自己的动作很搞笑,怎么着她也是在首长面前充当过“熟女”的人物,居然会如此的幼稚,被首长一句话就吓成了这样……

    冷静下来后,她再一次认为自己作为一名小说作者,刚才的行为实在有失风度,更太欠成熟,这是多好一个深入生活的机会,她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了解部队官兵的私生活,反而亲手把这机会给掐掉了……

    俗话说,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下回,她要想知道她的首长是怎么排解寂寞的,该等到何时才有这么好的时机?

    懊恼归懊恼,正经事儿还是要做的,她的正经事儿,就是给团长的说明书,还等着首长看在她认错态度超好的份上,给她解除禁闭呢……

    依着他给的qq邮箱,她把刚才写好的材料点了发送。

    盯着手边那一串数字,她心里某个地方痒痒的,没来得及细加思索,就点了查询,而查询的结果是:等。

    查询到的那个人,他的名字叫做等……

    其意义如何,不言而喻……

    如果她够聪明,她就该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潇洒地关掉电脑,蒙头大睡,明天就是新的一天……

    可是,她没法聪明到那份上……

    如果她够傻,她则该告诉自己,这个人她不认识,她更该潇洒地叉掉网页,没心没肺地睡上一觉……

    可惜,上帝清醒得连傻的权力都忘了给她,让她既不聪明又不傻地夹杂在这中间,白白地难受着,做出更多不够明智的事来。

    其中第一件,就是加了他好友,验证信息里写上了首长,我是陶子的字样。

    她没抱希望,以为首长定然是不在线的,没想到,很快,便通过了验证,她飞快在好友里寻找那个叫“等”的,找了两遍都没找到。

    于是又照着号码再找了一次,才终于找到了,只不过,片刻的功夫,号码的主人已经将网名给改了,现在已经不叫等了,而叫一棵树……

    多奇怪的名字,一棵树……

    她不由自主就想起了她的那组漫画故事,树哥哥……

    是取的这意思吗?这是明显改给她看的吗?还是,她自作多情想多了……

    他的头像是灰色的,隐身。

    她也不敢冒昧打扰,刚才聊的天说的话已经够多了,她暂时没有继续和首长交流的***,于是,只是在电脑的这一头看着那个灰色的头像发傻。

    屏幕上有着这个号码相关的资料,很简单,她却能从中找到些许蛛丝马迹,并且发散开去。

    原谅女人吧,尤其是爱情中的女人,其实她们都具侦探的潜质……

    这个号码的q龄很长,长到足够追溯到很多年以前,两棵树还在一起的时候……

    其它的,便基本都是空白了,没有个性签名,没有其它任何信息。

    她了解,他的工作很忙,绝对没有这个嗜好守着qq玩,连上网的时间估计也没有。

    他宿舍里那台电脑,基本就是用来当装饰的,至少在她住在里面的日子,就从来没见他碰过。

    至于他在办公的时候,是没有外网可以用的,所以,这个qq号于他有什么意义?

    像她这样的人,如果长期不使用某个数字化的东西,就会忘记或者至少记忆模糊,比如银行密码,比如网上一切账号,而他却将这组数字背得滚瓜烂熟。

    如果她的好奇心就到这里为止,那么,那些模模糊糊的揣测还构不成伤害,可女人,偏偏就是这么矛盾的动物,明明知道继续探下去会有伤害,却固执地纵容着自己的好奇心,一探到底……

    他可以临时改qq名,可以删去个人说明,但有些历史的痕迹总是来不及或者忘了去删除的。

    于是,她握着鼠标的手,终是没能忍住,点开,他曾经的签名一条一条展现在她眼前,不多,却条条深刻:

    部队不能上网,但我会想办法,这个qq仍是你可以联系我的方式,期待某天上线有你的消息。

    一花一世界。在大理,终于买了套小房子,有你说的花,你说的水,和我们的世界,你在哪呢?

    宿舍终于有外网了,我可以在电脑前对着你的头像坐等一个晚上。

    我叫等。你懂的意思。六年了,你从没出现,真的不会再出现了吗?我很想知道你好不好。

    我更新签名的意义,只是渴望偶尔你会上线,会看见我仍在等你的消息。

    快八年了,我不间断地上你的q,上我的q,你却从没出现过。

    陶子看见,最后一条签名的更改是在去年,他向她提出结婚的建议之后……

    她读着这些字字句句,胸口一阵一阵地刺痛。他是如此粗糙的一个人,每每和她说话都是连呼带吼,却能写下这般细腻的字句,都只是为了另一个她……

    怨的只是自己,明知会是这样,却偏偏还要手贱地点开。

    呵……一花一世界……

    他们的花,他们的世界,他们的家……

    难怪他对她的八瓣格桑花如此不珍惜,他自是有属于他的花的!在芊琪最喜欢的地方,甚至还有着他们的家……

    她已经没有了继续探寻下去的勇气,到这里,已经是她不能承受的伤,她终于明白了一个真理,有些事情对于女人来说,细节知道得越清楚越痛苦,反之,糊涂一些反是幸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