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11第111章 木头男人

    “我那是来瞅你家那条大犬!”宁晋平面色不改地说。

    “哼!”严庄哼了一声,指着陶子从云南带回来的特产,“把你儿子带给你的东西都给我收拾好!”

    宁晋平面色僵僵的,冷哼,“你以为你儿子那么好会给你带特产回来?只怕是你儿媳妇给你带的,假托你儿子之名!”

    严庄同志一世英名,却没想到这一茬,只因为被糖衣炮弹一轰,有点忘形,多少年了啊,儿子过年也不给家里打电话的,突然这么孝顺给她带特产来,她母性光辉一闪亮,智商就被拉低了……

    此时一想,果不然如丈夫所说吗?她还纳闷,儿子怎么突然一下转性了呢…辶…

    暗暗的,却对陶子的懂事表示赞赏,只是,她那傻儿子,有没有看见眼前这么好的媳妇儿?忘记了过去种种呢?瞧今儿这通电话,是有戏?

    想起儿媳妇叫儿子首长,不觉又笑了,冲宁晋平眨眼,“哎你说,这小俩口咋这么有意思呢?桃桃叫儿子什么?首长?还站那挨训?模样儿傻傻地可爱!”

    宁晋平哼了哼,收拾东西去了,没附和老婆的不良趣味…澌…

    留下严庄一人,还犹自站在那里,回味了好久,不由得也想起了年轻的时候,少年夫妻的她和宁晋平,也是这么别别扭扭的,她总是叫着他首长首长,宁晋平则总是僵着一张脸,动不动对她发号施令的……

    不知不觉,竟然就是几十年了啊……

    看着宁晋平依然宽阔的背影,她心里升起温柔的情愫,丝丝缕缕的,顿时柔情万种,情不自禁冲着宁晋平的背影唤了声,“晋平!”

    宁晋平回过头来,正好遇上妻子温柔的眼神,心里也是柔波荡漾,僵着的脸破了冰,怪责地斥道,“一把年纪了!还就知道皮!”

    虽是斥责,宁晋平眼里却满满的,都是宠爱。严庄莞尔,不知她上辈子到底种了了怎样的果,这辈子遇上这个榆木疙瘩般的臭脾气男人,可是,如果让她重活一回,她还是会选择这个不懂风情讲话用吼的男人!

    “哟,有熏肉呢,晚上烧熏肉给你吃!”她瞅着宁晋平收拾东西,也加紧了几步,跟上去。

    陶子回到房间,把行李包里的衣服一件件取出来挂好,发现衣柜里已经挂了她四季的衣服,想起严庄说的,已经帮她把衣服从那边收拾了过来,这,也代表着她多年独居的生活宣告结束,从此,要学会拥有家人了……

    家人……

    好奇妙的词……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生命里还能注入这样的词,而更奇妙的是,她的家人居然是他的家人……

    这,又是多么微妙的一种关系……

    不过,她喜欢这种关系,真的,喜欢有家人,喜欢他的家人,喜欢他的家人变成她的,如同六岁那年他引领着孤单迷惘的她走进一个温暖阳光的世界一样,多年以后的今天,他把他的亲人带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从此有家了,有爸爸妈妈,再也不用一个人孤单害怕……

    他不会知道,她是多么感激他给她的一切,无论是六岁的时候,还是现如今,他牵着她的手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如此的重要,而充满温暖的力量……

    所以,即便是挨训关禁闭,即便心里头委委屈屈,可那也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不就是禁闭么?换句话说就是宅,这种事她最擅长了!有什么好怕的!

    正好刚刚回来,旅途辛苦,她关上门倒头就睡,一睡就是一个下午,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严庄见她还没出来,才前来敲门。

    她打开门,刚睡醒的眸子亮晶晶的,脸有些红,叫了声“妈”,又坐回了房间。

    “咦?这孩子怎么了?不舒服吗?出来吃饭啊!”严庄把手放在她额头上试了试她的体温。

    严庄的手暖暖的,指尖还有着甜美的馨香,陶子心里顿时被这馨香充实得满满的,这种香味对于她来说等同于妈妈的气味儿,是她羡慕了好久的。看小说的时候,每每读到郝思嘉的母亲所特有的美人樱香味儿,她就在想,那到底是怎样一种香味?然后在她的潜意识里就把这种香味和妈妈的香味同化了,此时此刻,她忽然就觉得,自己找到梦中的美人樱香味儿了,就是严庄身上的味儿!

    “妈,你好香……”她吸了吸鼻子,鼻音浓重地说。

    严庄明显一愣,被她突如其来的话语给惊到了,“这孩子,是不是真的病了?”

    呃……好不容易找到对母爱的向往和依赖,却被怀疑有病……

    她额头顺便在严庄手里蹭了蹭,“没有……妈……”

    “没病就出来吃饭!快点!”严庄催道。

    她脑子里在思考一个问题,关禁闭,是不是连这个房间门也不能出呢?可以出去吃饭吗?

    “怎么还不出来?”严庄觉得她奇奇怪怪的。

    她终于开了口,低着头,像只犯错了猫儿被主人罚,“我……在关禁闭呢……”

    “什么?”严庄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宁团长!关我禁闭!”她咬着唇,有点负气。

    尽管是第二遍从她嘴里听到这话,还是被震住了,短暂的惊讶后哈哈大笑,“太可爱了!哎哟!你们俩都太可爱了!我说团长为什么要关你禁闭?”

    话说她也不知道啊……

    这是她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不然她的材料怎么写?团长还要看她认错态度的……

    她摇摇头。

    严庄足足笑了好几分钟,眼泪都笑出来了,才撺掇着儿媳妇玩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戏码,“他那么大老远的,又没千里眼,你去了哪里他知道啥?”

    “可是……他说要随时打电话回来查的……”她已经有前科了好吗?

    “放心放心!有妈呢,妈给你兜着啊!明天你该干嘛干嘛去!该玩玩!家里有我呢!来,我们先出去吃饭!”严庄越想越觉得好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