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09第109章 谁来的电话

    骆东勤显然没想到陶子会提出这样的问题,pose优美地杵在那里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低低的,竟然笑出了声。

    末了,竟然说,“想为自己的男朋友问这个问题?唔……怎么办?我不喜欢别人和我用一样的东西……这样吧,我宁愿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在你自己真正遇到难处,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再不遗余力地帮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

    这话多暧昧!

    但凡一个正经男人是不会和一个刚认识的陌生女人说这种话的!能这么说话的只能证明他是一个花花公子,擅长玩追捕与捕猎的游戏!而且还自以为浪漫辶!

    “不必等以后了!我现在就需要你帮忙!”她飞快地说。她从不喜欢欠人家人情,也不喜欢别人欠她的人情,人情这个东西是世上最牵扯不清的负担!

    “哦?”骆东勤饶有趣味的看着她。

    她上前几步,站在他身侧,“劳驾先生别占着路,让我过去,我的朋友还在等我,谢谢!澌”

    再一次的,让骆东勤感到了意外,当然,也再一次地,让他笑出了声来。

    他侧身让了让,陶子顺利通过。他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我刚说的提议,仍然有效!”

    管你什么提议,和陌生男人说话不超过三句!今天已经说得够多了!再见!不!永远不见!

    她走得飞快,脑子里竟然自动回顾起了军嫂十不准……

    兵哥哥不在身边,咱也要自动自觉遵守纪律!绝不能成为后进分子,给兵哥哥丢脸抹黑!

    餐厅里,苗苗和方驰州已经吃好了,在等着她归来。瞧这两人的情形,莫非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竟是一句话也没说?方驰州俨然部队的坐姿,身板笔直,就是表情太冷漠了,难道军人对自己老婆以外的女人都是这么无情的吗?这种品质好!值得广泛推广……

    她看了下时间,正好,这时候走刚好可以送方驰州去火车站搭火车。

    “苗苗,方参谋长,如果吃好的话我们就走吧。”她走回座招呼。

    方驰州没说话,站起来以实际行动表示可以走了,苗苗则有几分夸张,搭着她的肩呻/吟,“吃得太饱了……我的减肥计划啊……桃儿,你就是我减肥路上的拦路虎……”

    “成了,咱能不丢人吗?淑女!淑女一点儿!”她拂去苗苗搭在她肩上的手。

    苗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不管神经病苗苗,她和方驰州并肩走出了餐厅,没想到严庄的司机还在等他们,见他们出来,礼貌地道,“我去开车,请稍等。”

    “好的,谢谢。”正说着,苗苗也跟了上来,站在她身侧,一身华丽的打扮,站在这样的餐厅门口还真是很惹眼,若不是她对苗苗的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一定也会以为这穿着名牌挎着名包的妞儿是京城名嫒。

    当然,有同样想法的人肯定不止她一人……

    就在他们稍稍站离餐厅大门等司机的时候,不止从何处窜出一辆摩托车来,车上坐了两人,后座上那人动作闪电般抢了苗苗的包。

    苗苗大惊,指着摩托车还没来得及喊出“抢劫”俩字,就见一个身影,动作矫健,飞速扑了上去,将摩托车上的抢包那人扑了下来,同时,摩托车也翻倒在地。

    苗苗的包滚落在地上,陶子和苗苗刚要上去捡,骑车那人动作更快,捡起包就飞跑,迅速在人群中被淹没。

    “包!包被抢了!”吓傻的苗苗终于成功发出受惊后的第一声。

    方驰州也发现了,扔下地上那人不管,朝着抢包人紧追过去。

    而另一人则趁乱钻入人群不见了踪影。

    苗苗下意识也要去追,被陶子一把抓住,“算了,我们还是别去添乱了吧,就在这等,还有,报警吧!”

    苗苗想想也是,自己去也帮不上忙,便听了她的话,在原地等,并报了警。

    没多久,警察就来了,按照两人所指方向,也追了去。

    只是,这大海捞针的,陶子觉得警察未必比方驰州更快找到抢包者。

    果然不出所料,方驰州在半小时以后,一手揪着抢劫嫌疑人,一手提着董苗苗的包来了。

    董苗苗一把抢过包来,第一件事竟然是打开包看看手机是否还在,手机里左辰安的照片是否还在,末了,将手机捧在胸口激动地乱跳,“太好了!还在!都还在!这可是我这包包里最值钱的东西!”

    方驰州明显被董苗苗刺激到了,脸上的表情十分愤怒,陶子这才想起,方驰州是要去赶火车的!这下完蛋了……

    警车这时候绕了一圈,又回来了,陶子便让方驰州把那抢包的交给警察,然后要把他塞进车里,火速送他去车站。

    哪知警察却要方驰州回派出所去做笔录……

    于是又是一番纠结,陶子费尽唇舌也没能说服警察让方驰州先走,最终,还是把方驰州的军官证拿出来,才放了行,只把董苗苗一人带回了所里。

    只是,一切都晚了……

    当严庄的司机载着方驰州风驰电掣般赶到火车站时,火车刚刚开走……

    “对不起啊……”陶子很是内疚,因为她知道方驰州是回去挽救婚姻的,不知道没赶上火车会不会加剧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

    方驰州在她面前倒是很亲切,也肯笑,当即便只是笑了笑,“没关系,我坐下一班就是了!”

    “可是下一班都没座位,是站票……”

    “没事儿!我们当兵的可不比你们女孩这么娇贵,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没见过?站几个小时算什么!别放在心上啊!你赶紧的回家吧,我就在候车室等几个小时!”方驰州反而安慰她。

    “可是你一个人……”她觉得方驰州从云南陪她陪到北京,自己害他不能按时回家,还把他就这么撂车站,是多么不人道的事……

    “你可千万别让你朋友来陪我!”方驰州一脸惊吓样。

    陶子笑出声来,其实方驰州挺幽默的,可就是和苗苗不对盘,在苗苗面前也总是板着脸,不过,他是有妇之夫,和苗苗对盘才奇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