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07第107章 绝配

    曾经的他是怎样,她想,她比任何都清楚……

    昔日的温朗少年,今日的铁面团长,这其中隔着的,又何止是八年时光?

    她面色恍惚地笑着,轻轻点头。

    “他也挺不容易。我最服他的地方就是,这些年恁是不靠他老子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可如果不是他这强硬的性子,是无论如何也成不了气候的,而有的性子一旦形成就成了习惯。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有本事让周围的人全围绕他的习惯转,而另一种就是改变自己的习惯去迎合他人的习惯,他刚好属于前者,其实,这也是一种人格魅力。”

    陶子听着方驰州的话,似乎字字句句都在为现在的宁震谦做着辩护,其实,她何须他人为她的他做注解?没错!他就是一个有本事让周围的人全围绕着他转的人!小时候,他有本事让全村的孩子围绕他转,现在,他更有本事让她全部的光和热都围绕他而燃烧辶!

    她在想,方驰州为什么要对她说这番话。

    像他们这样的军人是绝对不会为了闲聊而闲聊的。

    方驰州,作为她家兵哥哥最好的兄弟,对于他的过往,应该是知道得清清楚楚,所以,这番话,究竟是开解她?还是怜悯她?亦或是二者皆有澌?

    然,无论是何种目的,对她而言,都是没有必要的。

    她眨了眨眼,假装什么也听不懂,而后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开玩笑,“是吗?那我正好是后一种人!”

    方驰州也笑了,“祝贺你们是绝配!”

    这话她爱听!她和她家兵哥哥就是绝配!

    至此,她和方驰州之间的话题便只剩了回京!有的话点到即止就可……

    ————————————————————————————————————

    北京!她又回来了……

    第二天中午,她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出现在北京清冷的空气里。

    去时只一个双背包,回来,则多了大包小包的特产,这些,全交由方驰州负责,她唯一宝贝着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是那盆格桑花。

    “桃儿!桃儿!”出口,未见其人先闻其人,陶子的耳朵被董苗苗专属的高分贝嗓音给刺激着,再加上董苗苗那让人“耳目一新”的打扮,陶子想看不见她都难……

    “苗苗!”她心里着实还是充满感动的,一个无论何时都惦记着她的归期的朋友,她怎不觉得温暖窝心?只是拜托苗苗可以不穿着她那件仿款的某奥冬款裙,不挎着她那一比一的某马仕包包来接吗?

    “啊——桃儿!出去一趟真水润润地回来了!”董苗苗夸张地大喊着奔了过来,双臂张开,要将她来个熊抱。

    陶子被吓到了,她顾忌她的宝贝花儿啊!被苗苗这么一抱,还不全给蹂躏完了?

    说时迟那时快,在苗苗快要抱到她的时候,她反应及时而迅速地闪开了,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董苗苗奔跑的速度太快,一时没能收住脚,再者,也完全没有想到陶子会避开,所以,这一抱无可避免地,结结实实地,抱了下去……

    只不过,抱住的人,是走在她身后的方驰州……

    陶子暗暗咋舌,有种世界瞬间安静的感觉……

    她看见,方驰州的脸,瞬间变黑了……

    原来方驰州也会黑脸,而且黑下来的效果丝毫不比她家兵哥哥逊色……看来黑脸是他们团的优良传统……

    董苗苗终于发现自己“所抱非人”,赶紧松开了,冲着方驰州怒斥,“你是哪里来的傻大兵?怎么跑到我怀里来的!”

    陶子滴汗,亲,明明是你跑到人家怀里去的,你还真能颠倒黑白……话说记者的职业道德不是尊重事实么?你的操守呢?

    她准备上前给两人做个介绍,一面两人之间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然而,她的存在似乎很多余,两个人都没把她放在眼里。

    方驰州自是一副冰冷的样子,根本不打算理睬董苗苗,董苗苗却偏生跟人家杠上了,非要人家道歉……

    陶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董苗苗的胳膊往后拽,低声道,“算了!这是我家那位团里的参谋长,人家正直着呢,不像你……”

    “我怎么了!他正直?那难道还是我见色起意,有意投怀送抱了?死丫头女生外向!”董苗苗用力掐了掐她的手,继续向方驰州讨公道,“我道是谁呢?原来和那根大木头是一个地方的!话说你们这些解放军叔叔是怎么了?光拣我们小姑娘欺负是吗?那大木头欺负我们家桃儿,你就来欺负我?”

    方驰州总算开口说话了,冷得像块冰,“请姑娘不要胡乱说话,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有!就是刚才!不信你问桃儿!”苗苗刷的一下把陶子推到他面前,并且用力掐陶子的后背,示意她不帮自己说话就不是姐妹!

    陶子极是难堪,朝方驰州陪着笑,“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朋友,她就这德性,最爱开玩笑!对,她是开玩笑的……开玩笑……我这就把她牵回去……”

    “喂!桃儿!谁开玩笑!我清清白白一个大姑娘,光天化日之下被个傻大兵给抱了,你说我开玩笑?”董苗苗说得跟真的一样,脸都憋红了。

    陶子转身望天,喃喃道,“董苗苗,你再废半句话,我就把你相亲二十次未果的原因告诉你妈!”

    董苗苗火速闭嘴。

    陶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微笑,镇定自如地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董苗苗,xxxx杂志记者,这位是方驰州,刚才说过了,是我家那位团里的参谋长。”

    董苗苗哼了哼,“见到你一点也不高兴!”

    “彼此彼此!”方驰州居然回了一句,虽然仍是面色冰冷。

    陶子无语,看来两人结怨已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化解得了的……不过,横竖方驰州是部队的人,董苗苗又在北京,过了今天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见着面,随他们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