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05第105章 首长!首长!首长!

    “行了!这花就别带去了!不能吃也不能喝的!路途这么遥远,能把个人照顾好就不错了,还得顾着盆花!”某人阴沉的声音响起。

    郝小海一听,脸上便有些失望,可是又不能说什么,捧着花的手再也递不出去。

    而事事听宁震谦做主的陶子,这一回却没乖乖听他的话,一把就从郝小海手里把花抢了过来,大声说,“谁说不能照顾?!我就算把自己给丢了也不会把花给丢了的!小海!花在人在!花亡人亡!你放心!这是姐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这下,可算是在老虎头上拔毛了……

    郝小海缩了缩头…辶…

    团长的脾气人人都知道,就没人敢在团长面前说半个不字……

    她居然还敢违抗团长的命令?

    眼看团长的眉毛当场就竖起来了…澌…

    郝小海有点后悔,自己真不该多事送这盆花来……

    甚至连方驰州都有点担心了,嫂子这回只怕又要挨训……不过转瞬又想,这世间的夫妻,各有各的相处模式,团长就是这幅臭脾气,嫂子也早已习以为常,单从今天食堂的情形来看,这俩人的相处模式只怕别具一格也难说……

    却见陶子捧着花,走到宁震谦面前,忽的,就伸出一只手来,拽着他冬常服的下摆,个儿才到他肩膀,须仰起头来才能正视他说话,说话的时候还摇晃着身子,开口一声甜甜的“首长——”……

    真不愧是女主播……

    顿时,全场所有铁骨铮铮的男儿集体被秒杀……当然也包括他们的团长……

    宁震谦眉毛微跳,压低声音轻喝,“好好说话!”

    她却拽着他衣服下摆不放,仰着头娇柔可掬的模样一如找大人讨糖吃的小孩,“首长……你就让我把花儿带回去吧?好不好?”

    已经有人转过脸去无法再直视这一幕了,虽然两人啥亲密举动也没有,但陶子这神态,这语气,太让人掉鸡皮疙瘩了……

    宁震谦的脸色从绷得铁紧,到绷得更紧……

    最后,紧绷绷地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字来,“嗯……”

    “真的?!太好了!谢谢首长!”她顿时笑靥如花,仿佛满足了她这个小小的要求便是得到了天大的恩赐一般。

    她转身朝方驰州招了招手。

    方驰州正惊叹于这瞬间万千的变化,一时不明她意,指了指自己,意为“叫我吗?”

    陶子点点头,方驰州才走了过去,一边好笑地看着宁震谦紧绷的脸和僵硬的身体,多年兄弟,怎不知他已是在其他官兵面前勉力维持他的威严?其实有这必要吗?在他面前跟他撒娇撒得欢的是他名正言顺的老婆,又不是情人……

    陶子把花交给了他,叮嘱,“参谋长,麻烦你帮我把花先拿上车,记得……”

    “知道!花在人在!花亡人亡嘛!”方驰州回答陶子的话,却冲着宁震谦眨了眨眼。

    陶子笑笑,现在是真的要离开了,可是,她连句话都不曾跟他好好说过呢……

    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心潮澎湃起伏,千言万语,却尽数堵在了胸口,良久,才说出一句话来,“首长……我要走了……”

    “嗯……”头顶是他带着鼻音的应承。

    并不指望他能给自己更多的字眼,然,离愁绕心,努力如她,还是难以保持平和的心态,想叮嘱他,爱惜自己的身体;想对他说,有时间就打个电话回家……

    可是,一声哽咽的“首长”之后,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记住!花可以丢!人不可以丢!”蓦地,头顶传来威严的命令。

    呃?是他在说话?!

    她抬起头来,遇上的依然是他僵黑的脸……

    而她无法从这张僵黑的脸上找到这句话里隐含了关心和在乎的证据……

    他说这话是关心吗?是吗?

    “听见没?”得不到她的回应,某人又大声问。

    “哦!”她猛点头,“知道了!不会丢的!我一个人来都没丢……”

    “你还提一个人来?”某人的威慑力在上升。

    她赶紧住了口,为这句话已经挨过一次骂了……

    “还有!我跟爸妈说好了,你回去后就搬回家里去住,不要一个人住外面!”他又道。

    “为什么?”搬回家里去住?那她以后的生活就太不方便了!她是昼伏夜出的动物啊!跟公公婆婆的生活习惯完全不搭!

    宁震谦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回去记得常常背一背军嫂十不准!”

    “哦……”看来关于她住处的问题,家里已经达成除了她以外的一致协议,她举双手双脚反对也没用了……

    再无别的话,两人面对面,陷入沉默。

    陶子知道,她该上车了,总不能让报社的车等太久……

    “那……首长……我真的走了……”她抬眼望他,依依不舍。

    他点点头,不语,双眉凝成了结。

    在这至关重要的时候,面对他一成不变的大黑脸,陶子忽发奇想……

    于是,踮起脚尖来,飞快抱住他脖子,在他的大黑脸上响亮地印下一个吻……

    饶是宁团长身手敏捷,也不曾防到她这招,被她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吃了豆腐……

    “呵呵!首长再见!首长保重!”偷袭成功后的她,用鼻子也能想到他是怎样的暴怒,所以,压根不敢看他的脸色,扭头就跑上了车,只留下一串笑声,如青春岁月里,女生悬在窗口的风铃,随风撞击出清脆的铃音来,许久,都不曾散去……

    宁震谦脸上被湿湿软软之物一碰,顿时半边脸都陷入酥酥麻麻的瘫痪状态,也是良久才反应过来,脸上便有些热热的。

    这小妮子!

    有心要发火,可这火憋在心里却怎么也发不出来,再者,肇事者已经上了车,他的怒火也无处可泄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团长脸红了!”

    他的脸“唰”的滚烫,这一回是真的脸红了……

    强行绷紧了脸,回过头去寻找这声音的来源,然,后面几个兵,却一个个面面相觑的无辜状,好像在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