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04第104章 再见,我的团长

    有了方驰州的带动,气氛稍稍好转。

    不过,这顿饭陶子滴酒未沾,宁震谦也没几口,倒是方驰州给他们挡了许多,喝到后来,有些微醉了,回去的路上拍着宁震谦的肩膀,低声说,“兄弟!这姑娘不错!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

    他说了什么,陶子走在后面,并没听见,只觉得方驰州说完这句话之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而后便独自走了,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了他们俩。

    这是第几次她跟在他身后,在高原的夜里回到他的宿舍呢?

    每一次心情都不尽相同辶。

    这一次,凝视前方高大的身影,心底却是有太多的不舍……

    短暂的相处,爱也好,痛也好,流泪也好,伤感也好,都是他真真实实存在的明证,是她痛并欢喜着的源泉,她宁可永陷在这爱与痛的网里与他缠绵不清,也不愿回到她一个人的世界里,要费尽心力才能让自己相信,他于她,不再是一个梦……

    最后一个夜晚,安静得超乎寻常澌。

    她默默收拾完自己的行装,便一直伏在里间的写字台前写字,写一会儿又停下来思考一会儿,然后接着写。

    宁震谦则靠在床头,手里拿了一本军事策略方面的书在看,不时会看一看她的背影。

    时间一点一滴滑过,不知不觉过了十点。

    他终于放下了书本,问,“你忙完了吗?”

    “嗯?等一下!马上就好!”她似乎确实是很忙,刚想起了什么,唯恐被他吓跑了灵感似的,马上低着头猛写。

    于是,他又拾起书来翻看。

    眼看半个小时又过去了,他把书扔至一旁,“你到底在忙什么?”

    她听了,马上回过头来,用手捂住自己在写的东西,“没……没什么!就好!马上就好了!”

    他的脸色有点难看,“我要睡觉了!”

    陶子的脑袋此时有点短路,以为他是说自己影响到他睡觉了,连忙捧着她的东西站起身,“那我去外面写吧!”

    某人的脸色更黑了,却不言语,继续拾起书。

    陶子出去时顺手关了灯,某人恼怒的声音响起,“你关了灯我怎么看书?”

    陶子无辜地站在黑暗里,“可是你刚刚说你要睡觉了啊?”难道不是因为她开着灯写东西所以影响他睡觉吗?

    是有人比他更木,还是木也会传染?

    他没再吭声。

    她得不到他的指令却不知如何是好,杵了一会儿,又追问了一句,“那到底是要开灯还是关灯?”

    半晌,他才瓮声瓮气地答了句,“关灯!”

    呃……

    于是陶子很听话的关了灯,出去了……

    当陶子终于忙完了她的事,已经是十一点了。

    她估计着宁震谦应该已经睡着了,所以也不敢再开灯,怕惊醒他,只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洗澡。

    平时的习惯,是将睡衣挂在浴室里的,洗完澡就可以马上穿,然而,今天她习惯性伸手去取睡衣,却取了个空,这才想起,原来自己收拾行李,已经将所有的衣服都收进箱子了,包括内衣裤……

    怎么办?现在去找吗?

    黑灯瞎火的,她要闹出怎样的动静来?

    算了!

    借着不知何处来的微弱的光,看见浴室里挂着的一件他的军衬,便随意穿了,轻轻出了浴室,爬上床。

    狭小的单人床,他平躺着,就几乎完全给霸占了,她左右脚分别横跨在他身体两侧,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自己躺下……

    黑暗中,他忽然睁开了眼,眸光黑亮,惊了她一大跳。

    “你在干什么?”他低哑的声音喝问。

    “我……对不起……把你给吵醒了……”她暗自懊恼,已经做到尽量不出声了啊……

    “你的衬衫!谁允许你穿军衬的?!”他继续喝问,目光落在她军衬下裸/露的大腿上,暗夜里,仍然可见她肤若凝脂,且愈加勾人遐思,难道她军衬下什么也没穿?

    作为言情小说作者的陶子,不会不知道女人最性感的穿着之一就是把男士衬衫当睡衣穿,但,一贯被木瓜加喜怒无常的他吓坏了的陶子,完全忽视了这一点,更不会想到军衬所带来的制服效应,只是以为自己一定又违规了,军衬当然不是她能随便穿的,赶紧解释,“我……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了……浴室里只有这一件……所以……我下回不会再犯了……”

    “脱了!”他严肃,而且坚决。

    “可是……”在陶子眼里,他是如此的正儿八经,俨然就是指责她不该穿军衬!她手指在胸口的纽扣上犹豫,真要脱?脱了她穿什么?

    可是他坚决的眼神容不得她半点推迟,她只好低着头,磨磨蹭蹭解扣子。

    在这样的过程中,她不知道于她身下的人是怎样的煎熬……

    终没能耐心地等到她把每一颗扣子都解开,他忍不住伸手探入衬衫内,一把便握住了她的腰,触及她柔腻的腰部肌肤那一瞬,热血骤然澎湃,稍一用力,便将她拉了下来,直接将衬衫从她头上脱去。

    她不由地惊呼出声,下一瞬,却被他堵住了唇……

    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疯了,不曾想到,情/欲的力量会如此之大,将他多年来的隐忍和清冷全部打破,对她的身体,似乎有着没有止尽的渴望……

    尤其,在这个即将离别的夜晚,他等了她半宿,她却全然没有察觉……

    她可知道,他已经到了濒临爆炸的边缘吗?

    他的吻很重,很急,胡茬和牙齿的刮擦甚至都磨疼了她,她忍不住找到间隙求饶,“疼,轻点……”

    他却吻得更重了,仿佛带了报复性,报复她凉他一个晚上没理的行为!

    “疼啊……”她小声地抗/议。

    他重重地吮了吮她的唇,声音愈加嘶哑,“疼?我也疼……”

    “嗯?”她不懂他的意思。

    他的吻重又落了下来,依然霸道,专注,却少了暴戾,多了些缠绵……

    手,牵引着她的小手,往下,至某涨疼火热处,“我也疼,这里疼……”

    陶子的脸瞬间火热,不,应该说,在碰触到他那如铁般坚硬的灼热时,她全身都火热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