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02第102章 囡囡,你为什么是囡囡?

    陶子到余嫂家去的时候,是虎子给开的门。

    “虎子,你妈妈呢?”她顺手摸了摸虎子圆乎乎的头。

    “在和我爸打牌呢!”虎子指了指里面,蹦蹦跳跳玩他的去了。

    陶子一看屋里的情形,不禁失笑,老余和余嫂可不是在玩扑克吗?还贴胡子的那种,老余下巴上已经贴了好几根纸条了。

    “哟,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陶子笑道辶。

    老余一见她,有些尴尬地扯去自己下巴上的纸胡子。

    “哪里!快来!正好跟我们一起玩斗地主!不然跟他玩得都没意思了!他老输!”余嫂笑着来拉她。

    “妈妈,爸爸说他是让着你的!”正玩模型飞机的虎子头也不抬地说了句澌。

    “去!我什么时候说过!”老余呵斥了一声儿子,向媳妇赔笑,“别听他的!”

    余嫂只含嗔瞪了他一眼,也没跟他计较,把陶子拉到桌边,“来,一块儿玩玩吧!”

    陶子并不善于玩牌,而且,今天她来的目的也不是和这两口子玩牌,可人家夫妻在乐着,她总不能说,老余,我找你媳妇儿有事,你在这不方便,出去回避一下吧?

    所以,只好客随主便,坐了下来。

    因为她的加入,打乱了老余一直让着媳妇儿的策略。

    他有心要帮媳妇儿,可又总不能让人家宁团的媳妇儿说他夫妻俩合伙欺负她一人吧?那反过来帮着宁团媳妇儿欺负自己媳妇儿更是没有道理的事,所以,这尺寸实在不好把握,一个不小心,就显露出真实水平了。

    起初,他是秉着谁也不得罪的原则,保持着一颗不争之心,谁叫地主他都不抢,结果发现这不行,因为无论谁当地主,赢的都是他和他的农民搭档,那不是把两个女人都给得罪了?

    他已经看见媳妇儿的脸上写着“哼哼”两字了,于是改变策略,谁叫地主他都抢过来自己当地主,这样,输的总是他一个人,现在,俩女人该高兴了吧?

    谁知,却更糟了……

    媳妇儿把牌一摔,“老余!你这是耍我们俩吧?当我们是虎子呢?看我们是小菜一碟是吗?想赢就赢,想输就输?”

    “不是……真不是……”老余真是一片好心,弄巧成拙啊!

    “我告诉你,老余!你不认认真真给我玩,今晚你就睡沙发!”余嫂个性爽直,当陶子不存在似的下了最后通牒。

    老余有些尴尬,看了眼陶子,“我怎么不认真玩?我一直认真着呢!来来来!继续玩。”

    余嫂被挑起了斗志,不服气地要和老余真正决一雌雄,陶子没办法,只好舍命陪君子……

    打牌的时间很容易过去,转眼就玩了两个多小时,余嫂越玩越起劲,老余看了下时间,道,“你们俩再玩会儿,要熄灯了,我去看看!”

    部队熄灯是十点。

    十点,在地方上也许夜生活还没开始,但在部队,已经算晚了,余嫂打了个呵欠,虎子也朝妈妈靠过来,眼皮耷拉着,已经撑不住了。

    陶子见状,怎好意思再待下去?便向余嫂告辞。

    余嫂这才想起,“小陶,你来找我是有事的吧?什么事,你说说!”

    “没什么!就是一个人在家怪没意思的,来找你玩!”她笑着说。

    “一个人?你们家团长没回来?”余嫂又打了个呵欠。

    “现在应该回来了!我回去看看!晚安,余嫂!”她起身告辞。

    “晚安!改天再来玩啊!”余嫂抱起虎子,送她。

    “不用送了!你带着虎子早点睡吧!”她出门,帮余嫂把门关上,往自己家走去。

    因为至今他也没有把宿舍的钥匙给她,所以,她出门的时候并没有锁门,只是掩了。好在,部队就有这好处,完全可以做到夜不落锁。

    只是,今天她的疑问并没有从余嫂那里得到解答,还不知怎样应对家里的首长呢……

    见多了余嫂和老余之间的互动,其实心中很是羡慕,老余对余嫂的宠,处处可见,两人相濡以沫的默契,是她可望而不可达的啊……

    所谓的默契,必定要两个人心意相通才能达到,而她呢,就连这道宿舍门,她到现在为止都还拿不到钥匙,何况他的心门呢?

    推开宿舍门,灯光耀眼,沙发前那盆水还原封不动地摆着,他人却不见。

    她记得自己出去前,他就在里间的,难道一直还没出来?

    轻手轻脚地走进,发现他在床上躺着,被子没盖,一身军装没脱,就连鞋子也没脱……

    睡着了?

    她走近一看,可不是闭着眼睛吗?

    于是,小心翼翼地给他脱去鞋子,再扯了被子给他盖上,刚准备转身,就被抓住了手腕。

    “去哪了?”他的声音低沉,略带沙哑。

    “我去找余嫂了!”她老老实实回答,听得他沙哑的声音,担心他刚才没盖被子睡着,是不是着凉了,又问,“你感冒了吗?”

    他没吭声,却猛然间用力,将她往床上一拉,她跌落在他身上,而后,被他翻身压住。

    “你干什么?我洗澡……”

    话音未落,就被他堵住了唇。

    熟悉的温暖干燥,粗暴地摩擦着她的唇,些微的痛,随之而来的是让她无可逃避的眩晕,每一次都是如此……

    不用他再咬,她已懂得主动地微张了唇,迎接他的侵入,吻,便异常热烈起来。

    她不知道是因为他是军人,体魄格外强健,所以精力也格外旺盛的缘故,还是,他们处于新婚期,他对这件事分外热衷,这几日以来,总是没有间断过的。

    此事固然美好,她亦喜欢跟他这般水乳交融地纠缠,除了感官上的愉悦,最重要的是,此时的他,是和她隔得最近,贴得最紧的,也只有这样的时候,她才会感觉,她紧紧拥抱着的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

    从最初,她就坚持要开着灯,到如今,彼此都已习惯灯光下的相对,她看着他为她流汗,为她凌乱,为她喘息,心中有种满足的疼痛,对,满足,并疼痛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