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01第101章 别扭的宁团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找到了更合适的小白鼠——郝小海。

    比如,此刻,趁着宁震谦还没回来,她就打电话把郝小海叫了来尝菜。

    这一回,她尝试的是川菜水煮鱼。

    郝小海一见那红呼呼的浓汤就吓到了,他不吃辣椒的……不过,为了小白鼠所担负的光荣职责,他决定豁出去了辶!

    不过,这道菜却是他当小白鼠以来最成功的了,味道居然十分好。

    “姐,你的厨艺已经上升到星级水准了!真的!这鱼,味道绝了!”认可加了点夸张,小海竖起了大拇指。

    “得了!就你捧我的场!回回不好吃你也说好吃!”她觉得自己把小海抓来当小白鼠有点不够人道…澌…

    “哪有!我是真心觉得好吃的!”郝小海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狭长的眼睛里荡漾着别样的光彩,“团长他真幸福……如果换做是我,就算每天给我吃毒药,我也开开心心地吃!”

    “说什么傻话呢!”陶子给他盛了一碗饭,“难得姐姐我做出一道像样的菜来,你就在吃饭吧,弥补弥补这么久以来对你味蕾的亏欠!”

    “好!”郝小海也没跟她客气,几天来试菜的相处,让他看清了她对团长是如何的在意,应该是对团长执有深情厚谊的女子才会这样吧,至少他的前女友就从来不曾关心过他在这偏僻的山里是寒是暖,这样的女子才是值得男人珍爱的,可是,这样的女子,是不是会很辛苦?

    “姐,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这样啊!食堂都有吃的,我们炊事班的厨师手艺挺好的!而且你又不常在这里,做不了几天,何必那么累!”郝小海对她的行为表示不理解。

    陶子忙着手中的事微微一笑,目光变得柔和而朦胧,“正因为我不常在这里,所以才感觉能为他做的太少,能做几天就做几天吧,虽然做得不够好,可是也算尽了我的心,再说了,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的!”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温柔的光泽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动人,尤其那双眼睛,仿佛嵌入世间最闪亮的明星,璀璨光芒流淌,艳光四射……

    郝小海看着,竟自呆了……

    直到陶子把一桶姜水提到他面前,对他说,“来,把鞋袜脱了,自己泡泡脚!这个盆子是干净的,我做了记号,以后你用这个,你们团长用那个!”

    郝小海满脸绯红,除了很小的时候,母亲给他洗过脚,他这辈子就没再洗过,突然团长夫人给他烧了洗脚水,让他如何自处?“这个……姐……还是算了吧……”

    再说了,他真怕自己的脚不争气的这时候有味儿,熏到她了怎么办?

    陶子瞪了他一眼,“小海!我这可是有任务要给你的!”

    任务?洗脚也是任务?郝小海憨憨地摸了摸头,不懂陶子的意思,只一张脸臊得通红。

    “小海,我也是听余嫂说的,你们当兵的都不容易,风里来雨里去的,从不避讳,这样对身体不好,尤其以后退伍了,落下病根怎么办?余嫂说,这加了中药的姜水每天泡一泡对身体有好处,人家余政委每天都有余嫂监督着,坚持得可好了!可你知道,你们团长在这方面总是马虎,虽然我交代了,可我一走,他一定不会照着办的,所以,这任务就交给你了。”陶子很认真地看着他,把手中的方子交给他。

    原来是这样……

    郝小海不知为何,心里又酸又暖的,把方子接了过来,“放心吧,姐,我会照顾好团长的!”

    “嗯!”陶子点点头,“这个就是药水的方子,这几天我用的都是余嫂匀给我的,快用完了,到时你去镇上抓点,一次烧两个人的,和团长一起用,你自己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是……谢谢姐……”虽然,他这份关心是搭着团长的福才享受到的,可也足够让他觉得窝心了,至少,成年后的他,再没有人对他这样温情过。女朋友小,更多的是撒娇和任性,母亲那里,他从来报喜不报忧,何况,此时的他刚刚经历了失恋,这份温暖更如雪中送炭般的珍贵。

    “好了!你趁水热,先洗着!我就不在这里让你难为情了!”她哈哈一笑,“对了,你边洗边吃饭会不会觉得搞笑?”

    郝小海嘿嘿一笑,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笑着进了宿舍里间,把他一个人扔在小餐桌边,随他洗脚也好吃饭也好,她在那杵着人家确实会尴尬。

    郝小海坐在餐桌边,对着那一碗饭和一桶水发了会儿呆,不知道自己是先吃饭还是先洗脚,或者,到底该不该洗脚?

    犹犹豫豫的,鞋子脱了又穿,穿了又脱,而此时,门却开了,宁团长回来了……

    这宿舍不大,就里外两间加个厨房一个卫生间,餐厅客厅都在外间,所以宁团长回来第一眼就看到小海同志在那天人交战地穿鞋脱鞋,不由喝了一声,“郝小海!”

    “到!”小海条件反射,立马站起来敬军礼。

    只是,一只脚刚脱了鞋,所以,还来不及穿,穿着袜子就踩在了地上,整个一军容不整,而且还是在宁团长的宿舍里……

    宁团长的脸瞬间黑成了黑炭,目光如剑般犀利,“这是怎么回事?”

    “报告团长!我准备……洗脚……”小海慌乱之中,语无伦次。

    “嗯?”他敏锐地注意到那只和他的脚盆一样的盆子,还有里面颜色一样的液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海,竟然把他的洗脚水给用了?!

    “不是……”小海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在团长家里洗脚好像是件不太得体的事,马上改了口,“我是……准备吃饭的……对,吃饭……”

    吃饭?!

    宁团长马上注意到餐桌上盛好的那碗饭,还有饭上鲜红的鱼块……

    他眉头揪得铁紧,好像这是他的家吧?郝小海这是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了?用他的盆子洗脚?吃他的饭用他的碗?他还没吃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