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100第100章 命运的主宰

    他的语气松动了一些,“下次记住了,别乱跑,这里是部队,不是家里!”

    下午望妻石南坡塌方,而她却去南坡采什么破花,当时不仅仅是他,知情的人都想到了被埋在望妻石崖下的嫂子,难道她会成为第二个?!

    三个连的连长彼时都在场,纷纷表示要带人去找嫂子,可是军演在即,训练紧迫,哪能耽误他们的训练时间?再者,又怎么可以因他一己之私动用部队的力量?他只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找而已。

    后来,还是余政委发了话,我们军人的使命就是保家卫国!保卫人民群众的安全!为此,我们曾救过灾,抗过震!可难道军嫂就不是人民群众了?军嫂的生命就是不是生命了?这叫什么一己之私?二连,带人去找!有什么事我担着!

    正是因为余政委放的话,二连火速往南坡而去辶。

    以南坡为中心,对周围进行了地毯式的搜寻,更有二连的士兵,几乎把塌方处的每一块泥土都翻了一遍。

    在找不到她的时候,她知道大家有多着急吗?

    “嗯……”她伏在他胸口,闷闷地答应了一声澌。

    “嗯是什么意思?”他不太满意她这个回答。

    “就是记住了……首长……”她吸着鼻子,回答,鼻音嗡嗡的,似乎还透着委屈。

    “现在,去睡觉!”他简短地命令。

    她趴在他怀里,点点头,很是乖顺。

    虽是应了,却趴着不动,并非耍赖或者撒娇,只是觉得就这样静静的趴在他怀里,她的人生便是圆满,所以舍不得,只愿时光就这样静静流走……

    后来,听见头顶传来他轻轻的一声,“你呀……”

    而后,身体便腾了空。

    是他抱住了她的腰,将她抱离了地面。

    他把她塞进被子里,自己去了浴室。

    她的手里还拿着那组漫画,重新看一遍,觉得自己之前的念头很傻,怎么就会悲观到让小鹌鹑死掉呢?

    小鹌鹑的人生,原可如此温暖的……

    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便是如此了吧……

    而这个改变天堂和地狱结局的人,便是他!

    他从来,一直,都是她命运的主宰!就如今日,寥寥几笔,就改变了小鹌鹑整个的人生一样,其实,改变的也是她的人生,难道不是吗?那只小鹌鹑代表的就是她呀……

    “还在看!?傻鸟!”他的声音骤然响起,已经沐浴出来的他站在床边,并且抢去了她手里的漫画。

    傻鸟?这是什么称呼?

    “谁是傻鸟?!”她伸手去抢画。

    他将画扔至一边,关了灯,“睡觉了!傻鸟!”

    她便猛然想起,此时已经快四点了,他这时候才回来,确实该睡了,没多长时间就该出早操了!

    于是,不再闹腾。

    他沐浴后微凉的身体钻进了被子,还带着些水润的湿意。

    小小的单人床,两个人的拥挤,使两人自然而然地贴近,四肢相缠,颈首相交。

    夜,静谧而安详。

    她的呼吸里,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指尖所触,亦是他饱满弹性的肌肉。已经小睡过的她,睡意并不那么浓,心,有所悸动。

    只是,却怕影响他休息,老老实实睡在他怀里,一动也不动。

    “傻鸟?”他的下巴搁在她头顶,低唤。

    “……”他今晚得了这个名字,是喜欢上了……

    “睡着了?傻鸟?”

    “你才傻鸟!你……”她曲起膝来,想顶他一下,却不曾想,一动,膝盖便顶到了某处,硬得吓人,把她后半句话都给吓回去了。

    他的手按在了她膝盖弯里,声音里有种警告的意味,“别乱动,它可不傻!”

    陶子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说那只“鸟”不傻……

    “你……要干什么?四点了!很晚了!”如果他再大战一回,就完全没时间睡觉了……

    “没什么……”他迟疑了一下,道,“睡吧!”

    “嗯……”她有些狐疑,他怎么了?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去?我给你订机票。”他沉默了一会又道。

    又是回去……他怎么就惦记着她回去?真那么想她回去?

    她闭了嘴,不说话。

    “傻鸟?怎么不说话了?”他的指甲轻轻挠着她膝盖弯。

    有些痒,她终负气顶了他一下,当然,很轻,“第一,我不是傻鸟!第二,首长有令,睡觉!军令不可违,所以,我睡着了!”

    “你不是傻鸟?那……那只傻鹌鹑是谁?”他的时候移到她大腿上来,捏了捏她的肉。

    “你以为你就是树了?就算你是一棵树,也是一棵歪脖树!”她拍掉他的手。

    “你不是睡着了吗?”黑暗中,他低语。

    她无言……

    其实,只要不涉及到芊琪,他们也是可以相处得很好的,就比如现在,她可以像一个正常的妻子一样和他斗斗小嘴,撒撒小气,没有顾虑……

    如果没有芊琪……

    只是,这是不可能的……

    命运就是这么爱折腾人,为什么她和他之间隔了千山万水还要安排他们相遇?为什么既然让他们相遇了又还要给他一个芊琪?

    如果,十六岁那年她不悄悄离开,如果她勇敢地告诉他,她喜欢他,那么,一切是不是不一样?

    不!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一切从头来过,她还是会选择把自己隐藏,那时候出现在他和芊琪之间等同于小三啊,她是不会允许自己做小三的……

    何况,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各种情绪交杂,她没有再说话,而他,也陷入了沉默。

    不多时,两人均睡着,谁也没有再提起那个碗的事。

    芊琪,是两人之间最敏感的词语,所以,两人似乎都刻意回避了……

    这一场旧碗风波,就这样过去了,甚至过去得太容易。

    陶子本来以为这是一道极难迈过去的槛,却没想到一组漫画就轻轻易易地攻破了。

    她没去深想,也许是潜意识里刻意不允许自己去想,她想要的,只是雨后总会天晴,日子无风静好,而他,依然在她身边,就足够……想多了,便会有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