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98第98章 树哥哥和小鹌鹑

    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如幕雨帘里,模糊成一团暗影,手电筒晃动不定的光线中,如茫茫黑夜,孤海里迷蒙的灯塔,遥远,清冷,却指引着她的方向。

    她无法思考,也没有意识,却冥冥之中,仿似受了牵引一样,朝着那团模糊的光影移动自己的脚步,僵硬,木然……

    她没有手电,亦跟不上他们急行军一般的步伐,路并不好走,之前因为害怕和急迫拼着的一口气,在见着他的一瞬间松懈下来,再要聚集已是十分困难,是以,全身极是疲乏,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他们的脚印前进。

    雨天路滑,终于还是一个不小心摔倒了…辶…

    摔跤于她,似乎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来时的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跤……

    可是,因为他就在前方,不知为何,却觉得特别委屈,举目望了眼他的方向,他却依然在往前疾走,根本就没有回头看她一眼,更不会知道她摔了跤……

    他严厉的话语在耳边回荡:这一次你再病了,我可没时间照顾你澌!

    她情不自禁缩紧发抖的身体,好冷……

    是啊!他没有时间照顾她的……

    她也曾说过,绝不成为他的负担……

    所以,陶子,要自己照顾自己……

    从小,她就懂得摔倒了自己爬起来的道理……

    那么,陶子,爬起来吧!

    伞,在摔倒时就掉在了地上,她站在雨里,浑身湿透,手腕擦破皮的地方,提醒着她的痛。

    前方,他的身影更远了……

    即便她飞速奔跑,也不可能再追上他的步伐……

    前路漆黑一片,茫然间,她突然失去了方向,犹如刚才在那片空地时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该继续奔跑,还是,该停下来休息。

    似乎,她无论怎么朝着他的方向努力,他都不会留意他身后的她是多么卑微地存在着。

    可是,若她停下来,她又该往哪里去?

    他是她的灯塔,是她努力的方向,是她的北斗星,她为之奋斗了许久许久,若要她放弃,就如同掐灭她人生的明灯一样,她将不知道自己此生为何,然而,在这样的雨里,他可以给她一点点温暖的力量吗?只要一点点够了……

    泪水弥漫中,心底一个声音在呼唤,糖糖哥,回头看我一眼好吗?只要一眼就够了!只要你回头看我一眼,我就会有无穷的力量,在芊琪的存在里,再一次向你飞奔,我要的,只是你能想起我……

    也许,是上天听见了她的心底的声音,前方那个人,居然在往回走了……

    他终于发现她不见了吗?

    看着手电筒的光一点一点地离她近了,眼泪刹那涌进眼眶,再哗哗而下。

    这一次,她确信自己是流泪了……

    因为,这眼泪,是热的……

    流淌在脸上,区分着雨水的凉,亦驱散了雨水的凉……

    其实,她很想朝他奔过去,可是,不知为何,心中明明汹涌澎湃,脚步却是迈不开,只有眼泪,顺着雨水哗哗地流……

    他走得很快,仿佛只几个跳跃便到了她眼前,郝小海给他打着伞,在这样的速度中,根本遮不住雨,他全身也湿了,头发上凝着水珠,一行行往下流,小海的情况更是糟糕,因为要顾着给首长打伞,自己完全成了落汤鸡。

    他黑沉着一张脸,只一双眸子灼灼生光,俯身从地上拾起伞来,塞给她,“你到底要怎样?!为什么不走了?为什么伞也不打?”

    他很凶。

    她低下头来,心中升起惧意。

    她是怕他的……

    不是因为体力悬殊或者他的拳头硬,而是因为在乎。在乎,所以才在意,在意他的一怒一喜,一举一动……

    默默从他手里接过伞,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说自己害怕他不理了她吗?说她摔了一跤,手擦破皮了吗?说夜太黑,她迷惘不知往何处了吗?

    “我……”一声我字之后,吐字艰难,却因为他的气息,酸疼涨满胸腔,仿似他呼出的所有气息都入了她的肺一样。

    “拿着!”他忽然一声爆吼。

    她吓得一抖,伞差点又掉在地上。

    抬头一看,才发现他不是冲自己吼,而是小海。他把他的宝贝碗和手电筒都交给了小海拿。

    而后,他便蹲在了她身前。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他这是……要背她?

    她犹豫着,不敢轻举妄动。

    “快点!再不回去三个人都生病!”他不耐地吼。

    她心中一慌,赶紧爬上了他的背。

    他站了起来,泥泞的路面,他依然走得又稳又快。

    她尽量往前举着伞,给他遮雨,他却回头一吼,“往后点!别挡我视线!”

    她只好把伞往后移,一路,老老实实趴在他背上,不敢再多说一句。

    终于,三人落汤鸡似的回到了宿舍。

    郝小海把碗放下,立刻就逃也似的跑了,将“硝烟弥漫”的战场留给他们俩自己。

    他将她放下后,自己进了里间,再出来时,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只头发是湿漉漉的。

    见了她,眼睛一瞪,吼道,“还杵在那发什么傻?不会去洗澡换衣服吗?”

    “你……为什么不洗?”她注意到,他只是换了衣服,并没有洗澡。

    他没回答她,只指着她,凶狠狠地道,“这次如果你再给我闹出病来……”

    “我知道,你没工夫照顾我嘛……”她小声地接嘴道,悄悄地把自己擦破皮的手藏到了身后。

    他哼了一声,“我就马上把你打包送回去!”

    说完,他摔上门就走了,并没有注意到她刻意掩饰自己的小动作。

    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

    关门时惊起的冷风,让她打了个颤,同时,也让她意识到,不能再在这儿傻站下去了,否则真要生病……

    于是进了浴室,脱去湿漉漉的衣服,让自己在热水下冲。

    热水有时候是一种能量,它不仅让麻木冰冷的身体恢复暖意和知觉,也让她那颗荒漠的心有了生机。

    这世界,伤害那么多,寂寞那么冷,孤独的旅者,总是要学会自我疗伤的。抱紧自己,温热的水从身体每一寸皮肤潺潺而过,就仿佛被温暖拥抱了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