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97第97章 你是我的格桑花吗?

    晴好的天气,天空又高又蓝,正午的阳光赤/裸/裸地照耀着,给远处的山脉镀上一层金色。

    高原的的风光在她眼里从未如此清晰过。

    她惊喜地望着远方的一切,决定不辜负这个难得的下午,得出去走走!

    “桃桃!”兴奋中,有人叫她。

    回头一看,原来是余嫂辶。

    “余嫂,你手里拿的什么?”她看见余嫂提了个兜,兜里装满绿绿的叶子。

    “哦!这是野菜啊!等下做野菜粑粑吃!虎子最爱吃了!待会儿我做好了给你送一碗来尝尝!”余嫂抖着一把鲜嫩嫩的野菜叶子给她看。

    “这么早就有野菜了?”陶子微觉惊讶,难道春天提早来到了吗澌?

    “有啊!”余嫂笑道,“望妻石过去的那片南坡,向阳,暖得早,前两天就已经见绿色了呢!”

    是吗?她两次去望妻石,第一次是晚上,除了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没见着;第二次则是去撒纸饺子,。

    心中不免惦记着那些格桑花了,忙问,“那格桑花呢?也发芽了吗?”

    “好像是有了!那花儿一般是四月才见芽,早也得三月,但今年暖得早,南坡那片尤甚,好像是有芽了!”余嫂回忆着说。

    “真的?!那坡从哪下去?望妻石吗?”她大喜,急问。

    “得从另一条道,有士兵站岗的,望妻石那儿是绝壁,下不去的!”余嫂道。

    “知道了!谢谢余嫂!”她回屋里,三口两口扒了半碗饭,打开碗柜门,从里面找出一个最旧的搪瓷碗就出了门,直奔望妻石而去。

    走过操场,走近树林,果见另一条岔道,正是她上次摔倒,宁首长给她捉虫的地方,之前她经过还不曾留意到。

    循着这条路往下走,下山的山口,有士兵在站岗,见了她,标准的一个军礼,吼了声,“嫂子好!”

    她很有礼貌地对士兵致以微笑,说实话,她觉得自己担当不起这样的军礼,她仅仅只是宁震谦的老婆而已,没有任何战功伟绩,凭什么让士兵给她敬礼?

    “我去走走,晒晒太阳!”她笑着对士兵说。

    士兵腰杆挺得笔直,“是!嫂子请!”

    她朝着余嫂说的南坡走去,只是没想到,看着不远的目的地走起来竟是十分漫长的一条路。

    一路走,一路注视着小路两侧,果然已见新绿点点。

    她凭着记忆中画册里格桑花新芽的模样在新绿中寻找,却是一路都没发现。

    视野渐渐开阔起来,绿色也渐浓,不知不觉,仿似走近了初春深处。

    一心一意地在新绿丛中寻找格桑花的幼苗,不觉竟越走越远,并且忘记了时间。

    当她终于发现一片形似格桑花的绿苗时,不由欣喜交加,蹲下来开始小心翼翼地挖。

    连续挖了许多株,再蹲在地上慢慢地挑,挑了最满意的三株。

    在带来的搪瓷碗里装了土,把幼苗种进去,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躺在绿意新染的地上开始享受早春的气息,那些带着泥土和草本植物芬芳的气息一丝丝往鼻子里钻,这气息于她格外亲切,让她有种梦回童年,梦回老家的错觉。不由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尽情放松,尽情享受这气息……

    然而,她这两天本就被宁震谦整得疲惫,又走了这许久的路,这么一躺,倦意顿时如潮一般朝她涌来,一时抵抗不住,放纵了自己顺着这睡意,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她还做了一个傻兮兮的梦,梦见自己移盆回去的格桑花开出了八瓣花朵,粉紫的颜色,美丽异常,她和她的糖糖哥守着八瓣格桑,手牵手,笑得很幸福……

    可是,后来,却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并且下起了雨,雨点噼里啪啦打在格桑花瓣上,花瓣零落……

    她大惊,格桑花被雨滴摧残得凋零,是幸福要碎裂的预兆么?

    她急忙抱住格桑花,用自己的身体将雨挡住。

    雨很大,打在身上很疼,很凉,而怀中的格桑花却无法逆转地一瓣一瓣零落,她惊慌,她失措,回头寻找她的糖糖哥,身边却人影全无,唯有渐渐压顶的乌云,和越来越暗的光线。

    似乎,一场更大的暴风雨即将来临,风起,寒意四侵,她冷得打颤……

    她便是这样被冷醒的……

    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地上,如梦里一样,适才还晴好的天气竟然下起了雨,难怪,梦里被雨淋湿的感觉如此真实。

    不知道她这一觉睡了多久,天色已经变得灰白,显然已是临近黄昏。中午天气好,不知不觉已经离开营地很远,从这儿再走回去,不知还要走多久呢。

    她望着这毫无人烟的陌生环境,还是有一点点惧意的,一定要在天完全黑透前赶回去才行!

    再不敢耽搁一分一秒,捧起地上移种了格桑花的搪瓷碗就走。

    早春的天气,一下雨便带了寒意,在雨水中行走,不多时便被淋湿,她捧紧了碗,寒意一点一点渗透,一如刚才在梦里一般,雨中的她,微微发抖。

    凭着感觉,她往回走。

    然而,走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却隐隐觉得不对,自己会不会走错了?

    这一大片山,人烟稀少,根本就没有路,全是植被。

    中午的时候,完全被初春的新绿所吸引,又全心全意寻找格桑花,所以一头扎进这绿色里就没留意自己走到了哪里,走的什么方向,更没有想过该怎么回去……

    雨还在一直不停地下,她全身已经湿透了,天色即将全黑,她站在冷幽飘雨的黑暗里,迷了路……

    眺望四周,她确定自己确实走错了,这大半个小时走下来,就算走不到部队,也应该接近了,至少应该看得见部队的灯光,可现在,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那么,现在摆在她眼前的是三条路,前,左,还是右?

    她虽然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可是真正野外求生的经验却是没有,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里,不知道会不会窜出什么野兽毒虫来,她的心,骤然一下缩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