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96第96章 首长,饶命

    96

    她想来也是,他怎么会做饭?

    不过,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

    这世上也只有他一个人会惦记着她没吃饭……

    他说过的,至少,她还有他,一直,永远…辶…

    这样的感觉真好……

    一盏灯,一顿饭,一个人,平淡的夜里,合成一种温暖,叫家……

    属于她和他的家…澌…

    默默地吃完饭,和昨晚一样烧好一盆水,提到他面前,让他泡足。

    “其实,你真没有必要这么麻烦……”他不用她伺候,自己抬起脚来。

    她蹲在一边,固执地坚持,“要的,余嫂说每天都要泡的!所以,我回去了以后你自己也要记着!”

    他哪里能记住这些……

    不过没当场驳她的话。

    待他泡完,她抢着去倒了水,并且轻手轻脚做完一切琐事,剩下的,便是宁静的夜,和属于他们的时光。

    这样的夜,是如此的安静,静得可以听见他笔尖书写在纸上的声音,淅淅沙沙的,很是好听。

    虽然她看不懂,但也知他是在做重要的事,舍不得打开电视吵到他,可是又想守在他身边,于是把床上的被子抱出来,坐在小沙发的另一头,用被子盖住自己。

    她总喜欢这样。

    只要不是炎热的夏天,她都喜欢拥着被子靠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小说,或者做其它事。

    她自己分析过,这也许是因为自己潜意识里缺少安全感的缘故,觉得这样的方式居家分外温暖。

    而此时此刻,他就在自己面前,断然不会存在没有安全感这个可能性,可她还是习惯了对被子的依赖,甚至觉得,如果能两个人一起拥着这同一床被子,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试想,每一个黄昏和夜晚,各自忙碌一天的两个人在属于彼此的休闲时光里,慵懒地蜷在沙发里,彼此说说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相互说几个有趣的笑话,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比如他写写画画他的军事图,她码码字,一不小心,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流逝,一不小心就是几年几十年,然后就是一辈子,这样,难道不美妙吗?

    不过,这也只能想想而已,她知道。

    他是军人,有他的军人作风和习惯,即便是坐在这里,也是腰板笔直,一丝不苟,怎么可能像她那样,如一条懒蛇,坐到哪里,软到哪里……

    所以,为了避免自讨没趣,她放弃了用被子盖住他的念头,只裹住了自己,一双脚,却踩在了他腿上,脚底是他腿部坚实的肌肉。

    他动了动,似乎是为了配合她的脚,让彼此都找到更舒适的姿势,只是,注意力依然在他的图纸上,并没有看她一眼。

    她微微一笑,反而更喜欢他这样的态度,就像一对老夫老妻,不用说话,甚至不用眼神交流,彼此就很有默契,仿佛已经相识了许多年……

    呵!其实,他们本来就相识许多年了呀!

    二十年……

    人的一生有多少个二十年可以用来上演相遇与重逢呢?

    他们的人生里,再也不要有重逢二字!

    重逢,便意味着离别,他们的时光,再也经不起离别的挥霍……

    她拿着手机,本想规划一下新文大纲,可是凝视着他的侧脸,却是一个字也想不出来……

    只觉得眼前这张脸,怎么看也看不够,即便一辈子……

    尤其,他此刻认真思考的表情,是如此的吸引人,以致,她曲着双膝,头搁在膝盖上,直直地望着他,居然看呆了,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了几句歌词,觉得仿若是他和她的写照……

    他终是感觉到了她直勾勾的眼神,侧过头来,正好目光相遇。

    如他所说,她厚脸皮……

    所以,早已习惯自己吃人般的眼神被他撞到,只冲他吐了吐舌头,倒是他,伸出手来揉她的短发,“看着我发什么傻?不会找点事儿做?看电视吗?”

    她笑着摇摇头,故意很色的样子伸手去捏他的脸,“电视里的帅哥没你帅,还不如看你!”

    他严谨惯了,还不习惯她这样流氓式的调笑,脸色微微尴尬,拍开她的手,斥责,“就没个正经的时候!”

    对于他的斥责,她亦不以为意,举起手机来对着他板着的脸拍了张照,然后爬到他那头去给他看,“你看看你看看!你成天绷着个脸多难看!跟你说,面部肌肉僵硬容易老啊!”是否真的如此?她不知道,在他面前信口开河也不会有人追究她的法律责任!

    她穿着单件的睡衣,宿舍不像北京的家里,没有暖气的,这么爬出来,再次让他皱了皱眉,顺手扯着被子裹住了她。

    这样,不知不觉地,她又被他抱在了怀里,还坐在他大腿上,而他自己,也就跟她一起包在被子里了。

    待她反应过来,再一次因这温馨的一幕而感动了自己,举起手机要拍一张和他的合影。

    他想起了她钱包里那张翻拍的结婚证上他的照片,心里某个地方动了一下,也就不反对,随她拍了。

    她连续咔咔咔咔拍了好几张,结果都不满意,急了,对他埋怨,“首长!麻烦您笑一笑好不好?每一张都沉着个脸,难道想让我带着这样的脸回北京去晚晚做噩梦吗?”

    他有些为难,翻着那些照片看了,“哪有沉着脸?我看着觉得很好啊!这张不是在笑吗?”

    他指着其中一张,陶子凑过头来一看,这哪里是笑?这就是他的笑吗?只是眼睛略微比其它几张小一些,就是笑了吗?首长对笑的要求可真低啊!她使起了小性子,“不行!我还要拍!一定要拍到你的笑脸为止!”

    他再一次面露难色,“这个……我不会啊……我最不会的就是拍照,面对镜头真不会笑了……”

    “不行!你得练习!像这样!茄——子——”陶子拖长了声音给他示范。

    他“茄”了几次,表情还是很僵硬,只好求饶,“算了吧,练来练去也练不好!”

    她学他的样子板起脸,“不行!你是首长啊!怎么可以这么没有战斗力?没练好是因为练习的次数不够!一次不够就练两次!两次不够一百次!十个一百次就是一千次!一百个一百次就是一万次!总有练好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