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94第94章

    来滇八年,不,应该说他有生以来,从来不曾如此贪恋过温床。

    早上的军号一响,哪一次他不是闪电般的速度起床集合?今晨,他却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从被子里出来……

    他的工作作风一贯严谨勤奋,甚至常常废寝忘食。

    年前一个紧急任务,本以为到过年也完不成,没想到出乎意料的顺利,竟在年前结束了,否则,陶子这一趟跑来找他,还碰不到人。

    而年后即将有一次军演,他和几个领导这几天一直在商量部署的问题辶。

    若按他以前的工作作风,通常是二十小时耗在办公室里,即便别人散会了,他也会一个人在里面琢磨,没有任何事情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然而,今天真是奇怪了,他在开会的时候,眼前竟然一直是自己早上离开被窝时,她白莹莹的身体缠在自己身上的画面,害他开会好几次走神不说,居然还有了反应,而且差不多挺了一上午……

    中午散会后,他破天荒没有留在办公室,这让老余和方驰州还对他多看了两眼,这不,回来果然被老余笑话了…澌…

    难怪世人说,温柔乡,英雄冢……

    想到这里,又觉得这个比喻不妥。

    思绪混乱中,来到了食堂。士兵们一个个对他行礼,他立刻端正了脸,一副威严的模样。

    想到她午饭也没做,一上午就和一堆被子置气的模样又想笑,艰难地保持着他的威严,打了饭回宿舍去。

    不出所料,她果然还在和被子继续奋斗。

    “先吃饭吧!”他把饭菜搁在小餐桌上,进里间去招呼她。

    “不!你别吵我!二十四!”她极认真地打开被子,重新开始第二十四遍,“我就不信我整不好它!”

    她绷着小脸的认真模样,让他再次想笑,朝她走过去,“欲打胜仗,粮草先行!你要对付它,得先保存自己的实力才对!不填饱肚子,哪有力气打仗?”

    原也不是认真要她叠一百次,就算是认真的,也没给她限期什么时候叠完,原本就是逗着她玩的一件事,没想到,她反而当了真。

    然而,他的一片好心,却换来她的鄙视,斜着眼瞪他,“如果你是教官,一定不会是好教官!我们教官那会儿可是不叠完五十次不准我吃晚饭的!”

    得!他还有错了……

    此时的她,穿着睡衣,外面披着件棉外套,站在他面前,领口是开的,露出晶莹如玉的脖子,和精致的锁骨,他不由自主就想起了昨晚在她锁骨处吮/吻的滋味,她的颈窝里,此时还留着他吸啜的痕迹呢,红红的,让人浮想联翩。

    于是,条件反射般,马上又想到再往下会是怎样的风景,它们的莹润可爱是如此深刻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再加上她此时的表情,娇中带嗔,一张脸红扑扑的,说不出的诱/惑可人……

    呼吸忽然就紧了,硬/挺了一上午的某处涨涨地难受。

    他从她手里夺过被子来。

    她以为他要教她,傻傻地让他抢去,看着他。

    而他却将被子扔到一边,自己在床上坐了下来。

    “喂!别坐!我的心血啊!”她费了多大功夫才把床单抹得平平整整,他现在是要来搞破坏吗?

    他只是看着她,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更让他心里痒痒的。

    “过来!”他朝她伸出手。

    “你起来!”她却抓着他手腕想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坐乱了床单的话,她又得费多大力气去铺?

    然而,她没能把他拉起来,自己却被一股大力给带了下去。

    当她反应过来以后,她已经落在他怀里。

    “干……干什么……?”一靠近他,就会被他的气息熏得脸红心跳。

    他不说话,只拿指轻轻钳住了她的下巴,目光闪动着摄魂夺魄的光,盯着她泛红的小脸,和惊慌的眼神,以及,她光洁玉颈……

    这大胆的家伙,也会害羞么?连洁白细腻的脖子竟然也泛着粉红……

    可是,却偏偏的这么诱/人,如柔滑滑甜润润的布丁,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而他,真的便咬了。

    靠过去,一口咬在她脖子上。

    她轻抖了一下,惊呼一声后,他的手顺势滑落至她脖子,轻轻抚/摸,感受那光滑若瓷的手感,唇,便由脖子移到了耳背,颊,而后,她的唇……

    “喂!这是中午……”话音未落,便被他侵入,余音被他吞没,眼前,一片旖旎。

    抚在颈上的手摩挲着缓缓下移,在她的锁骨上流连,细腻的质感,精巧的骨架,这样一具身体,宛若一件艺术品,他轻轻地触碰着,怕的是他的大手稍一用力就会将她的骨架捏碎,然而,这样的爱/抚又怎么能熄灭他体内的火?

    终忍不住解开了她睡衣的扣子,如他所料,没穿内衣……

    他顺理成章,她顺水推舟,这个信誓旦旦要将他扑倒的女人再一次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当最后如激流一样迸发的高峰到来时,她已经完全不堪负荷,为了抵御并迎接这不可抑制的巨浪,她只能紧紧抱着他,并张口就咬,也不知自己咬在他哪里……

    吃痛后的他却更加兴/奋,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冲刺之后,终于让憋了一上午的苦闷得到了释放……

    得到餍足的某人起身进了浴室,陶子如一潭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再也蹦跶不了……

    这种事,不是男人更耗体力吗?为什么每次都是她累得半死?

    水眸迷离,盯着他美色可餐的背影,连yy他的力气都没有了,脑海里只闪过小说里那些描写男人身材的句子:肌肉弹性而结实,宽阔的背成完美倒三角,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

    嗯,说的就眼前这个人……

    以后有范本了……

    还有那些所谓的一夜七次郎,她觉得眼前此人大有此潜力……

    而他,居然进了浴室后又探出头来,对她说,“你那些小说!倒三角就叫帅?肌肉结实就了不得?没有一丝赘肉很难得吗?真搞不懂,这样的小说也有人愿意花钱看!这样的男人我团里随便拎一个出来就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