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91第91章 香气袭人

    她不甘心,上前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贴着他的背,大声说,“我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

    无端的,便已哽咽。

    他终于停了下来,湿漉漉的手搭在了腰间她的手上,轻轻拉开,而后转身,久久地凝视着她。

    看不懂他深黑的瞳孔里是怎样的暗涌,她是否又说错了话?

    她被他看得胆怯了,低下头来辶。

    也许,刚才的她还是太大胆了,她真的好怕他会再次把她推开……虽然这已经成习惯,可是每一次都被浇冷水的感觉还是不好受……

    “我是说……军婚是不能……”她语无伦次,想要说点什么解释一下。

    手腕却被一股力量轻轻一拉,她被拉近他怀里,坚实的手臂便环住了她娇小的身体澌。

    “我也不会!”

    水声依然哗哗直响,可她却听得如此清晰,他是这么说的,一点没错!

    伏在他怀里,忽的,热烈盈眶……

    一个长久的,安静的拥抱……

    久到忘记了时间会流逝,静到忽视了世间的一切,她的耳边,只有他的心跳声,强劲而有力,隔着衣服,震动着她的耳膜。

    直到突然响起的“哧哧哧”的声音,她才大惊之下从他怀里跳出来。

    水沸了,已经溢出来了!

    而洗碗池里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水池水满,正往外流……

    于是,两人一个忙着关火,一个忙着关水。

    忙乱中,相视一眼,她吐舌头,他则绷着脸……

    他收拾好洗碗池和地上的水便出去了,她一个人守着那锅水慢煮久熬,直到浓浓的药味和姜香溢出来,她才用盆子装了,再等它自然冷却。

    待到她手指伸进去,觉得水温合适了之后,才端了盆子出去。

    他已经洗了澡,靠在沙发上拿着本书在看,一边还在另一本本子上写写画画的。

    她走过去,把盆子放在他脚边。

    “干什么?”他看了一眼,继续低头写写画画。

    “洗脚!我做个试验!”她很担心,如果她就说给他洗脚,他肯定会拒绝的,说做实验会不会好一些?

    “试验?”他惊讶地看着她脱他的鞋,意识到她是要他洗脚的时候,说,“我已经洗过澡了!”

    “我说做实验啊!”她将他的一只脚按进水里,又去脱另外一只。

    “什么试验?我自己来吧!”他不习惯她这样对自己。

    “这样的,我听余嫂说,用这个洗脚,脚就会没味儿了!”她说着自己编的谎言。对一个人好,还不能说在明处,真是辛苦啊……

    “我的脚有味儿?”他放下书来,直瞪瞪地看着她。

    其实没有……

    她捏住了鼻子,有些夸张,“就是有嘛!你们自己习惯了闻不到!不行!你就得洗干净了!不然不准上/床睡觉!”说完她脸一红,她在说什么呢?人家可没稀罕跟她睡……如果他接一句那他出去睡或者睡沙发,她就真是自找的了!

    他看了她一会儿,没再吭声。

    她终于松了一口气,用手撩了水,给他烫小腿,却见他小腿上好几个疤。

    想起余嫂今天说的,他们这些人,哪个身上没几处伤,又觉心疼,温热湿润的手情不自禁就摸了上去,柔滑细腻的手摸在那些坑洼不平的伤疤上,便想着他是怎样受的这些伤,身上指不定还有别的伤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一道道,好像疼在她心口一样。

    而他脚一浸入热水里,就舒服得全身一松,血液循环都随着这温度的传递而增快了。此时,被她一双小手摸着小腿,难言的酥痒在血液里流动,他不禁靠在了沙发上,有些享受。

    眯起眼来,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用想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便道,“都是过去的伤了,皮肉伤而已,早好了!”

    她也不说话,只嗔了他一眼,低头给他按脚。

    他倒是没有阻止她,只问道,“不是嫌我脚有味儿吗?你还用手碰?不怕手也有味儿?”

    呃……她眼睑微微一颤,答道,“不是泡了药吗?有药就没味儿了……”

    他不语了,只盯着她看。

    部队谁不知道老余老婆每天给老余洗药水脚?据说那是防风湿的,从没听过还能去脚味儿……

    不过,他没有点破她……

    水渐渐变冷,她拿来毛巾给他擦干了,又把那双蓝色的绒拖也取了过来。

    “我可以不穿这个吗?”他始终无法接受一个男人穿这么娘的东西……

    她还是像上次那样,用坚定的眼神瞪着他,

    他只好再一次服了软,听凭她把那两只毛茸茸的东西套在自己脚上。

    她这才满意了,准备端水去倒掉。

    他抢先了一步,“我来!”

    看着他端着水,高大的背影进入浴室,心里暖意渐渐弥漫,其实,也不完全是木头一块,不是吗?

    返回来,他坐进沙发里,重新捧了书看,她则开始做自己的事,洗澡,洗衣服。

    想起余嫂说的一句话:春/宵一刻值千金。

    不知道今晚会是个什么情形。

    她穿着粉色的兔拖从他面前走过,假装要拿东西……

    没反应……

    再走一次,去喝水!

    还是没反应……

    反反复复几次后,没了趣,她扁了扁嘴,“我睡觉了!”说完爬上床去。

    床上又恢复了惯有的一丝不乱,被子也是方方正正的豆腐块。

    她打开来,躺下。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还是袭来。

    其实她知道,褥子下的照片定然已经被他取走,可是,东西虽然不在了,却如同在枕下烙了个印一般,而且深深地烙在了她的心上,总感觉,这张狭窄的单人床上,还有着芊琪的位置……

    她闭上眼睛来,告诉自己别想……千万别再想……

    心里却到底还是混乱不堪……

    猛然觉得身边多了阴影,慌乱地睁开眼来,果然是他立在床边。

    “我也睡了!进去点!”他站在床边说。

    一张单人床,她睡在正中间,外侧的位置便不够他躺。

    她往里挪了挪,他高大的身躯便挤了进来,紧紧挨着她。

    她本想再往里挪的,可是,却没有再动,挤,是两个人在一起最温暖的姿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