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90第90章 我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

    “我去看看!”余嫂起身,赶紧去了。

    不多时,便提着一个桶子出来,桶子里热气腾腾的,散发着浓浓的药味。

    “你坐会儿,自己随便吃,千万别把自己当外人,我把这桶水给老余送去。”余嫂给水桶盖上盖子,对她道。

    她不知道余嫂那桶里是什么水,但见她挺急的,便点了点头。

    等她走了,才问虎子,“虎子,你妈妈干什么去啊?辶”

    “给我爸送洗脚水!”虎子吃饱了,打开电视,坐在小凳上看。

    陶子被彻底惊到了,余嫂的贤惠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或者说,接受范围……

    再贤惠的妻子,在家里烧个洗脚水什么的,她还觉得正常,可是,人家在值班,她还给送去?是不是过了澌?

    她默默吃完饭,又帮着余嫂把碗给洗了,也不知余嫂回来还吃不吃,菜搁着没收拾。

    陪着小虎子看了好一会儿电视,余嫂终于回来了,桶子里已空。

    她笑着打趣,“余嫂,你这可算是二十四孝老婆了,佩服!”

    余嫂有些难为情地瞪了她一眼,笑着解释,“你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啊,看着壮壮的,其实那都只是表象。先别说身上多少伤了,训练也好,出去执行任务也好,露水寒天的,从不避讳,好多回我家老余回来,裤子都是浸湿了的,这样老了容易风湿,对身体也不好,我在网上看到些偏方,每天用姜再加上些其它的中药材可以预防风湿,避免体寒,对身体很有好处的。”

    陶子怔住,不敢再有一丝戏谑的意思,和余嫂比起来,她所做的真的太少……

    “余嫂,把那个方子教给我呗?”她细声细气,却无比诚心地说。

    余嫂搁下桶子,笑,“你啊,今天是来偷师来了的!”

    “哎呀,嫂子,你就教我呗!”她索性上前撒起了娇。

    “哎哟!别搁我这撒娇!我可真受不了!鸡皮疙瘩掉一地了!留着到你家团长面前使去!来吧,我这儿好多养生的法子,你要觉得有用,都拿去!”余嫂按着她肩膀让她坐下,自己进里屋去拿了一叠白纸出来,“你先看看,我接着吃饭!”

    陶子一张一张地粗粗翻阅,全是网上下载的资料,有打印的,也有手抄的,大约也可以编一本养生书了。

    待她翻完,余嫂也吃好饭了,过来陪她坐着。

    她宝贝似的捧着那一叠资料赞叹,“嫂子,我真是太佩服你了!光这每天坚持给他洗脚这一条就少有人能做到,何况还有这些!你真的每天烧水没间断过?”

    “只要他没出去执行任务,就一定没有间断!像今天这样值班,我也送了去,只不过我不去他办公室,让勤务兵帮着送进去。其实,他身体好才是我的幸福啊,白头偕老白头偕老,首先要能一起白头才能偕老啊,你说呢?”

    陶子认真地点头,“受教了!嫂子,我今天真的学到很多,谢谢你,嫂子。”

    “傻!说什么谢!我喜欢军人,仰慕军人,来这里这么久了,他们每一个人我都喜欢,哦,我说的喜欢不是那种,你别误会!”余嫂忙解释。

    陶子抿唇而笑,“我懂的!”

    “想来你也不会误会!”余嫂点了点她脑门,“我就是希望他们每个人都像我和老余这么幸福!看见他们谁跟家里的磕磕巴巴,我就急,比如现在的方参谋长,我真急!”

    像她和老余那么幸福……

    陶子微笑着,心生向往。究竟要多么幸福的两个人,才有信心这么说,希望天下人都和他们一样幸福?

    “嫂子,你们就没吵过架红过脸?”这样幸福的人,是怎样的相处模式?说实话,她对夫妻间的相处知之甚少,因为父母的缺失,她就没见过正常的夫妻在家里是怎么相处的。

    余嫂想了想,“该是有吧……很少……就算有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都快忘记为什么吵了……怎么说呢,像他们这样的人,都有些大男子主义,我不知道你家的怎样,反正我家老余是的,年轻那会儿脾气大,也和他对着干过,可后来慢慢摸到窍门了,我们都是彼此最深爱的人,就算我争赢了闹赢了又得了什么?还不是一肚子的气?后来就学了乖,他暴躁,他刚烈,我就柔呗!不是有个词叫‘以柔克刚’吗?女人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温柔,只要这个男人是真心疼你的,你一柔一娇,他心都融化了,哪里还有什么脾气!”

    “懂了……”她若有所思地点头。

    “嗳,不过据说对不同的男人要用不同的手段,这世上也有受虐的男人,不知道你家的属于哪一种,不过,据我目测,你家宁团长的大男子主义只怕比我家老余有过之无不及!”余嫂呵呵笑道。

    陶子扁了扁嘴,算是承认。一个连她手机短信都要查的男人,怎不大男子主义?

    两人又围绕着男人这个话题聊了许久,直到对面传来门响,以及男人告辞的声音。

    余嫂指了指门外,“方参谋长走了,你也该回去了!不是嫂子我不留你,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懂的!下回他不在家的时候你再来玩!”

    “嫂子!”陶子难免脸红,跺了跺脚。

    “害羞了?哈哈,嫂子我说的是实话!去吧去吧!”说着,余嫂把她推出了家门。

    陶子怀揣着一大叠秘方和从余嫂那里讨来的药材轻手轻脚回了家。

    门是掩着的,她进门,只见小餐桌上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了,厨房里传来水声。

    她的脚步停了停,很喜欢这种声音。

    爷爷还在的时候,她放学回家,爷爷常常在厨房里忙碌的,有时候便会有这样的水声传出来,只要听到这声音,她就知道爷爷在家,心里就会很踏实……

    不管现在她和他是怎样的情况,这水声仍然让她找到了久违的踏实感,至少,此刻,他是她的……

    走近厨房,在门边就看到了他宽阔的背影,身体微伏,在洗碗池中洗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