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89第89章 我家的是最俊的

    余嫂听了,捂着嘴笑,这事儿老余回来也说给她乐了,当即凑近她耳朵,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陶子的脸红到了耳朵根,“嫂子——”只差钻地缝了……

    她难怪宁震谦那天说全团官兵都知道她带着一大包避/孕/套来看她,她还以为他夸大其词,原来是真的……

    这么说,郝小海知道?老余知道?方驰州也知道?那些小兵们都知道?天啊!他们背地里是如何议论她的?见到她每个人肚子里该是憋满了笑吧?而她却还一无所知……

    想到这些,她真的有撞墙的冲动…辶…

    余嫂见她这般害羞,也不忍再打趣她,憋住笑轻声对她说,“那有什么?你就装不知道,反正人家背后笑的都是你家团长,绝不会笑你的!你知道吗?这叫羡慕嫉妒恨!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家团长呢!”

    她想想,觉得也对,想到他那样一个木头一般人,平日里在兵蛋子面前更是严肃到了极点,却成为全团的笑料,难怪那么大火气……不觉也喷笑出声。

    “我瞧着是方参谋长到你家去了?”余嫂又问澌。

    “是啊,他们兄弟有话要说,我在那碍事,所以干脆出来了。”陶子回道。

    “那你就在这吃饭吧!两个男人端起了酒杯,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你等他们吃完了再回去吃,不饿坏了?”在这军营里,女人也耿直而热情,绝无那些虚礼客套,余嫂说完就给她添了副碗筷。

    陶子受余嫂这份热情的感染,觉得也不必玩那些虚情假意,也就不客气地答应了。

    余嫂家里烧了红烧肉,半瘦半肥,颜色亮泽,还搁了几颗整根红辣椒,看着香喷喷的,挺勾人食欲。

    她尝了一块,酥软不失嚼劲,很是可口。

    余嫂便笑道,“还好吃吗?我们家那口子就好这口。他们训练强度大,消耗快,他二十出头那会儿就直说只有这个能让肚子有饱的感觉,不过啊,现在年岁长了,不敢做太肥的给他吃,半瘦半肥,也得防着点三高。对了,你吃出来了吗?我这红烧肉看着颜色金黄,可是一点儿酱油也没放!”

    陶子目前对做菜充满了兴趣,忙道,“是啊!我就吃着没酱油味儿,你是怎么做的?教我吧!”

    “行啊!”余嫂笑着答应,“这些年,我别的什么没长进,这厨艺倒是长了不少!”

    陶子完全相信余嫂的厨艺,上次一碗面条都能做得那么好吃,而且缝纫手工都擅长,真是天生的贤妻良母!

    她觉得,这当贤妻良母也是要有天赋的,像她自己这样,只怕一辈子也达不到余嫂的水准,不禁赞叹,“余嫂,如果我能有你一半能干就好了!”

    余嫂却笑了,“哪里!你不知道我以前是怎样的?没结婚之前啥也不会做,炒个鸡蛋还能把糖当成盐!那会儿每天在空中飞来飞去的,除了臭美还是臭美,哪里会做这些!”

    陶子的眼睛都快瞪圆了,“你以前……是空姐?”她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体态微丰,成天和油盐酱醋打交道的女人和空姐联系在一起,不过,这句话说完又觉得不好意思,她明显就表达了自己的惊讶。

    “是啊!不像了?”余嫂很豁达,眼里更看不出遗憾,脸上反而堆满了笑,“以前的我,就是脸上长了颗痘也会懊恼一天的,腰上只有多出一丝肥肉马上就开始节食,哪像现在?胖得跟猪似的。”

    “哪有!现在这样子其实也挺好!”陶子说的倒也是实话,余嫂的体型算不上胖,只是略微丰满,五官也很精致,再回去几年,定也是个大美女,心中不免对余嫂和老余的感情感到好奇,空姐应该属于走在时尚最前端的人,却放弃城市优越的生活,放弃追求美的兴趣,跑到这大山沟里来朴实的全职军嫂?忍不住便问了,“余嫂,问个问题你别介意,你和老余是怎么认识的啊?”

    余嫂看了她一眼,眼中光彩闪动,“我们啊其实从小就认识,小学同学,中学同学,不过,那时候对他可没好印象,个子矮,还黑,简直就是一颗小黑豆,初中毕业那会儿,他还没到我耳朵!后来一别就是好几年,再一次见到他,是在飞机上,正好遇到一个乘客刁难我,用词还特别猥琐,甚至动手动脚,谁知道他也在飞机上,当时就冲上来给我解了围,要不是我劝住,他就把人给打了……”

    “哇额,英雄救美啊!”陶子在余嫂的眼里看见了幸福的光晕,一半打趣,一半由衷称赞。

    “什么英雄!”余嫂嘴上不屑,眼眸里却满是骄傲,“不过,那小子几年不见,个儿猛窜,一米八几了,比我还高出一大截,也壮实了,我险些没认出来!他却说,第一眼就认出我了!后来的事,就那样了……他开始追我,死皮赖脸,软硬兼磨的,我这人又心软,就被他骗上贼船了。”

    “嫂子,别啊,老余这艘小船只怕载着你驶进幸福的小河吧?瞧你那眼神!”陶子不自觉便感到和余嫂的距离近了,说话也随意起来。

    余嫂只是笑,脸上散发出甜蜜和温柔的光晕,“其实我们也挺不容易的,开始几年,尝尽了分居的苦,他常年四季不回家,有时候休假临时跑回来,我却有飞行任务,我们最长的一次居然整整十个月没见着,心里的想念啊,真是……恨不得把他用绳子绑在身边再不让他走了,后来终于可以随军了,他跟我说的时候还怕我跟着他吃苦,挺犹豫的,可我第二天就交了辞职报告。飞了这么久,各地的繁华也看尽了,想念的滋味,更是尝够了,最想最想的,就是守在他身边,他在哪里,我在哪里,一辈子……”

    凝视着余嫂因幸福的光晕而分外动人的脸,陶子喉咙里竟然热热的,哽然的感动让她好一会儿也说不出话来,最后,轻轻问了一句,“余嫂,你后悔过吗?”毕竟,繁华的都市和这偏僻的深山是迥然不同的两种生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