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88第88章 八瓣格桑

    88

    之所以被吸引,是因为看见花店门口摆着的一大瓶格桑花。

    她知道有一种花,是幸福的意思,高原上极普遍的小花朵,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却是高原上生命里最顽强的一种花。风愈狂,它身愈挺;雨越大,它叶越翠,太阳越暴晒,它开的越灿烂,它又叫做幸福花,还有一种花语,是“怜取眼前人”的意思……

    而在藏族中,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不管是谁,只要找到八瓣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

    她从未来过高原,也不曾见过格桑花,只偶尔一次在网上看到一组图片和花的介绍,便被那漫山遍野的小花朵给吸引,更被描述它的那段文字和它的花语故事所吸引,于是,脑海里就牢牢的留下了印象,并对这种花以及“格桑”这个美丽的名字充满了向往辶。

    也许是因为格桑花让她想到了自己。

    她也不过是芸芸众生最普通的一个女子,瘦小纤细,弱不禁风,可是却顽强地在这人世间寻找她的幸福,风雨阳光,只会让她变得更加坚定!

    格桑花一般都在夏天开,她没想到会在春节期间见到,而且还是在花店里澌!

    “请问这是格桑花吗?”毕竟没有见过,虽然此花给她印象极深,自己应该不会认错,可还是想问一下花店老板以确认。

    “是的,是格桑花!”老板是个年轻女孩,走过来招呼她。

    “可是,它不是在夏天开的吗?”她一朵一朵地细细辨认,激动地问。

    “是啊,一般是夏天开,这不是本地的格桑花,是外地来的,温室养的。”女孩回答她。

    原来格桑花温室里也能养……

    只是,温室里的格桑花还有它的意义吗?

    然而,她还是喜欢它,喜欢那个八瓣格桑的传说,于是,站在花前,认真数着每一朵花的花瓣,只是,这些好像都不是八瓣格桑。

    他见她跑进花店,也跟了进来。

    女孩都喜欢花,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其实他对她的了解还真的算少,比如她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花,他都不知道。

    想着她今天哭了一天,也甚是可怜,如果买一束花能让她高兴,也就买一束哄哄她吧,来时大巴车上的演员大姐不是告诉他吗?女人靠哄。

    以为她会喜欢玫瑰百合之类,难道这不是女孩子们该喜欢的花吗?谁知她却站在格桑花前发呆。

    “喜欢这个?”他有些讶异地问。

    她正在数花瓣,“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这花儿有什么可稀罕的?一到夏天漫山遍野都开的有,其实不就是野菊花吗?”除了颜色鲜艳,他看不出这平凡的小花朵有什么特异之处,值得她如此激动。

    她懒得给他科普,数完了所有的花朵,都没有八瓣的,很是遗憾。

    “这个季节的格桑花很少,这些也是好不容易才分到一点,今天早上才来的,卖完就没有了!”女孩又说。

    陶子不想去辨清女孩的话是真是假,这才初几呢?就有鲜花运过来了?并且小野花一旦温室养,好像总少了些什么。

    宁震谦也看出她要买不买的犹豫神情,忍不住催问道,“喜欢的话就买吧!”

    她摇摇头,对他说“不了,我想要八瓣的!”

    说着,走出了花店。

    他也看出她似乎很喜欢这种花,没找到她心仪的,失望已经很明显地写在脸上了,于是追上去安慰,“其实这花真的太常见了!夏天的时候你来吃干巴菌,正好也是格桑花开的季节,你就会发现山上好多,尤其望妻石下面的山崖下面,开得最茂盛!”

    “是传说中嫂子去世的地方吗?”她问。

    “是的!就那片山坡!每年都开满!”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她笑了笑,没说话。

    她自然相信有着那么美丽传说的地方,必然也会开满世界上最幸福的花儿,只是,想必他也是每年都去眺望才会知道那里花开盛夏吧?那个叫做望妻石的地方,他眺望的是谁呢?

    笑纹渐深。

    她只是回过头来等着他,和他肩并肩地行走。

    其实,要很努力,才能跟上他的大步子,所以,很快的,又变成了他在前面疾走,她在后面猛追的局面。

    她还是笑。

    当她在前面的时候她会记得等着他,而每次,当她没甩在了后面,她却只有撒开两腿拼命追的命。

    也许,这是注定吧……

    注定他和她之间,是她的一路追逐。

    半小时后,当部队的车出现在他们面前接他们回去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早上的时候,他说的什么今天没有车出来的话是骗她的,这是否可以理解成,其实,他也并不想要她离开呢?

    她宁愿相信,是这样的。

    最终,她还是回到了他的宿舍。

    早上时拼命逃离,不过几个小时时间,却乖乖地跟着他回来,仿佛,这是她的宿命。

    屋子里什么也没变过,就连被他翻乱的床,他也还不曾整理过,这是第一次,她看见他床上的被子不是豆腐块。

    什么也没有说,放下包包进浴室,需要洗去一脸的狼狈,泪水,血水,不知道留下多残败的印记,他说足以吓死几个人。

    她自己对着镜子看了看,倒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许是他都给她擦干净了,只是脸上那些红疙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自然好转,反而因为泪水的不断冲洗和擦泪时的磨蹭,有些感染,更加泛红了……

    这样一张脸,没能把他吓倒,昨晚还成功勾/引了他,也算奇迹了……

    她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笑容,今天哭得太多,她该笑了,像格桑花在风雨里那样笑……

    换掉的床单还在浴室里没有洗,她蹲下来,用水泡了。

    水面渐渐浮上来,没了床单,一缕殷红便从水里升起,随着水流散开。

    那是她一生最珍贵的红色,其实走到今天,是她心里的圆满,不是吗?最珍贵的红色给了最珍贵的人……

    情感的爆发和崩溃之后,她找回了理智的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