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87第87章 红泪

    87

    关上门,他搬开一张椅子,“坐下。”

    而后,他自己坐在了椅子对面。

    她没听他的,只是在椅子边站着。

    他也不强求,把她的包扔在桌上,手机也甩在桌上,板着脸,“错在哪里,自己想想!辶”

    她的脑子里一片茫然……

    确切地说,应该是自从他搜遍她的包找芊琪的照片时开始她就不会思考了,后来,他那些侮辱她人格的话语劈头盖脸砸向她的时候,同时也彻底击垮了她的理智,再后来的一切,她便一根筋地拗到了底。

    她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的时光,被林昆他们欺负,她明明是害怕的,却像一只小刺猬一样竖起浑身的刺去反击,用尽咬抓抠之能事,用遍石头瓷片小刀之类的工具澌。

    只是,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站在对立面的人会是她和糖糖哥……

    见过她打架的人都只道她强悍,不是好欺负之辈,可是没有人会知道,越是强悍的人,内心越是胆小和怯弱?就比如今天,她像二十年前那个六岁的小疯子一样丧失理智和他闹,只是因为很害怕,害怕自己最终会失去,害怕自己从不曾存在过……

    她恍恍惚惚的,想起了自己和他相亲的那一天,他如天神一般出现在她眼前,阳光骤然明媚了整个餐厅;想起了那日和他去领证,自己雀跃而紧张的心情,拿起笔就签了字的是谁?唯恐他会突然变卦的又是谁?

    想起过年前她从北京奔赴机场时,对前路是如何充满了希望;想起,晕倒在雷亮面前那一瞬,自己是如何舒心一笑,暗叹自己终于到了时的安心……

    她的思路很模糊,好像又回复到高原反应晕倒的那个梦里,脑子里都是黑色的漩涡,还嗡嗡直响,她理不清思绪……

    “说!错在哪里?”他严厉的声音还在逼问。

    她错了吗?真的错了吗?错在哪里?

    她开始从结婚时一点一点想起,她跟他在一起的时间那么少,可是她所做的一切他从来都是斥责,好像她真的没有做出一件让他称赞的事来,那么,在他看来,她该是全做错了吧……

    吞了口唾沫,回答他的话,神情木讷,声音干干的,像背书一样机械,还有点哑,“我……错了……我不应该……没经过你的同意来部队……不应该……去台上唱歌……不应该不要脸地勾/引你……不应该……和你吵架……不应该踩你的照片……不应该破坏你的形象……不应该丢你的脸……不应该……给你添了这许多麻烦……不应该……我不应该不听爷爷的话……”还有吗?不应该奢望太多!不应该妄图挤进你的心里去和芊琪争地盘……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怎么她说的和他想的差那么多?“爷爷的话?”这又是什么意思?

    “是……”她咬住了唇,唇瓣上牙印泛了白。

    “什么话?”

    她咬紧了唇,胸口闷痛一阵阵地翻滚,我不应该不听爷爷的话,不应该……嫁给你……

    然而,这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哭出声来。

    哭声,可以控制,只要不张口就行,可眼泪,却是控制不住,脸上凉凉的,清泪滑过……

    如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错,那么这就是所有错误的根源了……

    他是这样认为的么?这样的认错态度他满意了么?

    眼泪一幕一幕涌上,模糊了视线……

    她伸出手来擦泪,却不知何时,也许是她和他在汽车站抢包的时候,她虎口处原本已经止血的伤口又拉开了,鲜血和眼泪一混,便一脸红色的液体……

    他瞳孔紧缩,被满脸“血泪”的她惊住。

    出手迅捷地一把抓过她的手,果见她虎口正在流血,这便是他起初在车上就要查看而她不肯给他看的地方……

    凌厉的目光终是渐转无奈,这样的她,让他如何是好?

    定定地看着她泪流满面的小脸,终是轻叹,低下头来,轻轻吮住了她的伤口……

    那温暖而干燥的舔舐瞬间直窜入心里,她先是呆了一呆,转瞬泪雨磅礴……

    犹记很多年以前,她竖起一个小指头皱着眉对他细声细气地说“痛”的时候,他便是这样用唇含住,给她吸……

    人,在宠爱自己的人面前总是喜欢撒娇的,想她被林昆他们打破头也不曾回去和爷爷哭诉过痛,可那天不过被树枝划破一点点皮,出了一点点小血,她就在糖糖哥面前撒娇,因为她知道,撒娇可以换来宠爱,她喜欢被宠爱的感觉……

    她以为,她已经失去撒娇的权力了……

    前尘往事,清晰得仿似发生在昨天,她仿佛又看见那个黑黑的青涩少年抬起头来,一双漆黑的眸子如夏日的阳光一般热烈,青春变声期的嗓子粗噶地问她,“还疼吗?”

    “还疼吗?”响起的却是成熟男人低沉的声音。

    她一怔,从往事里醒悟过来,一样的对白,一样的境地,一样的她,请告诉她,眼前的男子还是一样的糖糖哥……

    “还疼不疼?”

    她只是流泪,说不出话来,摇摇头。

    他无奈且头疼,扯了桌上的餐纸给她擦着脸上红色的泪,“别哭了吧,你这样子出去会吓死几个人!”

    可是,她已经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哭了……

    不是委屈,一定不是……

    只是流泪不止……

    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要解决他和她之间问题的时候都会搞得很糟糕,而且每次他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变脸,想起车上那些演员所谈及的话题,也觉得自己该好好想一想她为什么炸毛。

    之前的,他稀里糊涂已经弄不明白了,只最近的,好像是刚才斥责她的品质问题,她突然就变了个人,还口口声声跟他谈权力,对,就是从这里开始闹的……

    可是,她怎么能跟他谈权力?难道他说得没错吗?这世上原本就只有他有监管她的权力!想了想,道,“不要觉得委屈,你想想,你在这世上只有我,不是我对你负责,谁对你负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