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84第84章 你不要我了?

    84

    他拾起那张照片,照片里是自己绷得没有一丝笑意的脸,举目望向她的背影,眼眸里是浓浓的惆怅和怜悯,好一会儿,才下楼去追。

    操场上,看见她瘦小的身影。

    他加快了步伐,几步就追上了她。

    她本就哭了一大早上的脸此时泪痕斑斑,眼皮红肿,眼眶里蓄满了泪,一串串往下掉辶。

    他有点乱,挡在了她前面,“你要跑去哪里?”

    “不要你管!闪开!”她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泪痕,新的泪水却又覆盖下来。他没追来还好,一追来这泪腺又触动了……

    “有什么话回宿舍说!别出来丢人现眼好吗?”他这几天丢的人已经够多了!再丢不起了澌!

    他除了怕丢人还会怕什么?她跟他没有话说!

    狠狠地擦了一把脸,狠狠地放话,“我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看见你!你不要在我面前出现!”

    这样的狠话放出来,却是首先伤到了自己,想到若真的再也看不见他……心里痛得竟然再想不下去……于是,眼泪又一幕接着一幕地覆盖下来。

    他却当了真,边挡着她,边点头,“行,我不出现,我让小海来,你别乱走,可以吗?”

    她心中更是烦乱。看见他,心中是一道伤,若他真的走了换郝小海来,却又感觉不甘!小海?昨晚嘿咻的时候怎么不让小海来代替他?!

    “不用了!我走了!你满意了吗?”她硬邦邦地回他。他从来就不曾期待自己来,是她非找上门来找气受的,这里横竖她也待不下去了,走了是不是两个人都干净了?

    他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真的要走?”

    真的要走吗?心里无端地升起哀凉和犹疑,可是,既然他这么问了,自己也放了狠话,总不能示弱,再说了,如果她不走怎么办?回到那个满是他和芊琪的宿舍里,继续过三个人睡一床的生活?

    她狠了狠心,点头。

    “没车出去啊……”他双手插进口袋里,目光里一丝一闪而过的狡黠。

    “我走路!”又不是没走过!来的时候就是用走的!她越过他身侧,继续大步往前。

    他追了上去,依然挡在她身前,合着她的步子倒退着走,“这时候走到镇上已经天黑了,没车再出镇子!”

    “我可以住一晚再走!”

    “那还不如就在部队住一晚,在外面住得不舒服又还花钱!”

    “我愿意!”她忽的眼前一亮,一辆大巴不是正绕着操场往外开吗?“那是演出的车!他们今天回去?那我可以搭他们车出去!”

    他眸色一暗。

    她却已经跑了过去,拼命朝着大巴挥手。

    大巴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她便和司机在说着什么。

    而后,她便上了车……

    真的就这么让她走了?

    他远远地站着,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她上车时的背影让他感到心里像堵了个什么似的,很难受……

    无论他是否爱她,她都是他的妻子,一个男人让老婆独自一个人哭着离开好像不怎么地道……

    于是,终是追了上去,招手叫停了大巴。

    上车。车里是一车的演员,汤月明父女自是另乘车走的,并不在这里,而她,坐在最后一排,眼睛看着车外,脸上红红的,疹子还没消,明显流过泪的模样。

    有几个演员曾打过交道,认识他,也认得刚才上车那女孩唱过一曲《兵哥哥》,是他的妻子,他们俩在台下的拥抱着实感动了好些人。

    见这情形,也知两人闹别扭了,便打趣,“哟,兵哥哥惹媳妇儿生气了!”

    他脸色极为难堪,却又不便说什么,只朝最后的她走去。

    坐在她身边,她却仿佛没看见他一般,脸扭向窗口,压根不看他一眼。

    车渐渐驶离部队,一路的颠簸中,两人谁也不说话。

    路,依然是那条路。

    来时泥泞,吃尽苦头,本以为抵达便是彼岸,彼岸便会温暖如春,繁花盛开,却不曾想,原来,即便是晴天,那也是冬天,海拔3500米的冬日阳光,照样冷得让人心寒……

    手背被人碰了碰。

    她没理,因为知道是谁。

    继续有东西在她手背上刮动,好像是纸片之类的。

    她一时没能忍住,低头一看,是她扔掉的他的照片,照片被她踩过,已经脏了,好些鞋印。

    照片里的他,是他的招牌大黑脸,从来没觉得这张大黑脸像今天这般具有讽刺性,也到此时才想到,原来他们结婚那天,他竟是这样一副人人欠他千百万的表情……

    她学着他的样子,冷冷地看着。

    忽然,他把照片翻了过来,背面,他的笔迹写着几个字:你不要我了?

    瞬间,她的眼泪便被勾了起来,在眼眶里打转。这几个字就像长了触手,伸进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按得她心里又酸又痛。她怎么会不要他?她怎么舍得不要他?她费尽心力,将自己打包倒贴运费送上,他却还一直在拒收……

    他手里握着一支笔,接在后面写:很痛。

    他会痛么?会因为她离开痛么?她不是痴心妄想吧?

    只见他又继续写道:我的主人不喜欢我了,把我扔了,还用脚踩,踩得我很痛。

    ……原来,他是在替照片说话!她真是多想了!居然会认为他因自己而痛?

    主人,把我收回去吧,我会做饭洗衣,收拾房间,还有糖吃……

    有糖吃?!

    她心内震惊,侧目看向他,难道他……?

    可是,他却直视着前方,脸上没有异状。

    她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事到如今,她宁愿他不知道她就是囡囡了……

    任何美好的东西都适合存放在记忆里,因为沉淀,而愈加美丽,因为怀念,而愈加珍贵。可是,如果非要将之拿出来试图重温或者对比,那结果往往会让人失望,甚至心碎,到了最后,极有可能连最初的美好都丧失了……

    比如现在的她和他。

    也许,她错了。

    然而,囡囡和糖糖哥,是她人生中最温暖的故事。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仍然会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