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81第81章 是你欺负我

    她完全无法思考了,脑子里闹哄哄的一团乱麻。

    隐约听见小海在说,“团长在开会,让我来看看你想吃什么。”

    她也只是恍惚地笑笑,“嗯”了一声。

    郝小海莫名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俩人到了卫生所,她才恍恍然的,不明白自己来这里干什么辶。

    “小海,来这干嘛?”她转悠着问。

    郝小海惊得眼珠子快掉出来了,“姐,你没事吧?是你说不舒服要来卫生所的啊!”

    “是……吗?”她动了动唇,嗫嚅,自己有这么说过吗?记忆里一片模糊澌。

    “姐……”郝小海倒是被吓到了,指了指里面,“还是先进去看看吧。”

    看?看什么呢?把她的心剖开了血淋淋地掏出来给人看吗?又该怎么下药呢?

    坐在医生对面,她还是一片茫然……

    医生也觉莫名,仔细端详了她脸上的疹子,道,“这个问题不大,就是化妆品过敏引起的,团长已经来这拿过抗过敏的药了,回去按说明书吃就行!”

    “可是你看她不对劲儿啊……”小海觉得她的表现绝不是过敏这个简单,可陶子却又什么都不说,急死他了。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医生问。

    “我……”她说不上来,全身都不舒服,很痛,很累,可她知道,那都不是病……“感觉有点累……”无词可答,她说了实话。

    “会不会高原反应又来了?”小海摸着脑袋憨厚地问。

    医生看了她一眼,问,“还有什么症状吗?恶心吗?和上次一样吗?”

    陶子摇摇头,又点点头……

    “姐,你到是说话呀!”急的是小海,在一边儿只差跳脚了。

    “先到观察室躺躺吧,量个体温,休息一下。”医生最后建议。

    这一次,她点了头,配合地去了观察室。

    她的确需要一个地方躺下来休息,让自己静一静,而这个地方,必须是暂时没有芊琪的。

    体温量出来的结果是正常的,医生又给了她做了一些简单的其它检查,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医生见她懒懒地快要睡着了,便轻轻退了出去,让她在里面休息,对郝小海说,“让她待在这,等团长来了再说吧。”

    郝小海的脸色顿时变了……

    卫生所里相对安静,陶子躺在观察室,眼前浮动的全是那张芊琪的照片,还有十六岁那年他们俩站在一起的画面,耳边更有他温柔的声音一遍一遍读着照片背面的字:摄于大三六月,宝贝热坏了,不肯拍,急着去吃红豆冰。

    那声音,就像琴弦,拨动共鸣,分明发出的是柔和的琴音,回声却在她胸腔里一波一波的,撞击出绵软的疼痛,心,被这回声包围着,揉成团,搓成扁,又酸又软……

    眼泪还是会不听话地往下淌,滴湿了观察室的枕头,冰冰的,贴着脸颊。

    一个人的时候,极易胡思乱想,由一张照片便联想到很多,既然有一张,必然还有两张三张,他喜欢把芊琪的一切都记录下来,说不定还有好些集子,那些集子里又会有怎样充满疼爱的话语?她真的不敢再想下去……

    她以勇敢自诩,可是还是会害怕,害怕自己无法承载更多……

    脑门有些胀胀地疼,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昨晚没睡好吧,如果此时能睡一觉该多好,睡着了醒来,也许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就像多年来她对他的接近一样,每一次都是梦……

    然而,她最终非但没有睡着,相反,门被“砰”的一声推开,有人大踏步走了进来。

    “怎么跑这里来了?”

    是熟悉的声音,但不是那个会叫着“宝贝儿”的他,那样的他,只属于芊琪……

    他对她的语气里,非但没有温柔,还带了责备,是在责备她不该来这里么?

    她闭了双眼,脸扭向一侧。

    他终于发现了她脸上的泪痕斑斑,这才坐在了她床边,大手握住她的脸,“怎么了?怎么哭了?”

    脾气再好的小糯米团子也会有炸毛的时候,更何况,她原本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只不过因为是他,才总是能忍得心甘情愿。此时,心中委屈万分,小脾气也在滋长,用力扭转脖子,下巴从他指尖挣脱出来。

    他有些错愕,不知她这莫名其妙地是为何,不过她绷着小脸认真的模样,倒让他某些记忆在此时重合,不禁失笑,大手再次捏了上去,她小小的下巴在他手里根本不堪一握,稍稍用力,她便动弹不得了。

    她扭了几下,没能挣开,这副模样被他看到,更是懊恼,羞恼加委屈,眼泪便哗哗直落。

    他倒是无措了,手指给她擦着泪,眼神里透着几分无辜,“这是怎么了?要的也是你,要完了哭的也是你!”

    她不得不睁开眼来,他在说什么?为什么她听出这话里的内涵不一般?是她太不纯洁吗?

    他脸上此时倒生出些柔和来,干燥粗糙的手指依然给她擦着泪,“好好好,是我不对,我太过鲁莽,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弄痛你了,别哭了,好吗?”

    什么?!她终于听明白了!原来他竟然以为她跑到这里来哭是因为他昨晚用力过猛?滚粗!

    她一巴掌打在他手上,眼泪继续淌……

    他便无奈了,只好说,“好了,我都认错了!要哭咱也回家去哭,别在这丢人了行吗?”

    什么?!他还嫌她丢人?!

    她是有多委屈!他还嫌她丢人?

    “我不去!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我要回自己家!我要回去!”她也一时任了性,爬起来下床就走。那分明就是他和芊琪的家!她的家在哪里?她没有家!没有!她的家……在爷爷坟头上……

    心里一阵酸楚,抹着泪莫名地就哇哇大哭了起来,一如当年六岁的她,在青涩少年的他面前,哭得肆无忌惮……

    他顺手将她捞进怀里,还是觉得她不可理喻,怎么有时候看起来挺坚强,第一日来时高原反应成那样都没见她掉泪,有时却又哭得像个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