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80第80章 生命的魔咒

    80

    忍着疼痛起身。

    昨晚凌乱扔于地上的衣服,从小花褂到内衣裤,都已经被他拾起,此时整整齐齐叠在床头。

    她马上红了脸,用被子裹住光裸的自己,昨天晚上的种种,想起来还是会心跳脸红,虽然是她主动挑衅的他……

    哈!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成功将他扑倒了!尽管这扑倒的过程和结果都是如此痛苦辶!

    低头偷偷往床单上一瞧,军绿色的床单几朵暗红……

    再不能继续在床上赖下去了……

    她一瘸一拐进浴室里洗了个澡,热水的冲刷和安抚,让身体不再那么紧绷,痛楚也有所减轻澌。

    再回到卧室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出新的床单,把脏了的给换下来。

    被子搬开,再现床单上她为他绽放的印记,不觉抿了唇角,喜悦如蜜汁,甜甜润润在心底漫开。

    她一向认为,初次是女人一生最珍贵之物。

    千金散尽,有复来的时候;容颜易老,乃自然规律,不可逆转;唯有这初次,一生一次,是可以自己选择和做主的,有人十几岁青葱岁月时便轻易失去,有人将它奉献给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也有人能坚守到最后,将它作为新婚的礼物呈于自己的丈夫,当然,若愿意,也可永不交付,属于自己。

    若没有遇到宁震谦,或许她会是第三种,保守地相一场亲,嫁一个人,而后在新婚之夜将自己交给那个或将陪伴自己一生的人;

    然,遇到宁震谦,她便会是以上任何一种。

    若十几岁时在他身边的人是她,只要他要,她便会给;

    哪怕他们没有结果,只是一段轰轰烈烈的故事,她也愿意给,只因他是宁震谦;

    而现实是她坚守着寂寞和孤单,在该结婚的时候重遇了他,于是,她仍然幸运地变成了第三种,亦是她最满意的一种。

    她很庆幸,这些年里,冥冥之中,她没有放弃等待,也许,这是命运的安排……

    小心地掀起床单的一角,往另一侧收,仿佛这收着的,是她的典藏……

    然,当床单全部收拢的时候,一张照片却在床头显露出来,一张女子的照片……

    她稍稍闭了闭眼睛,希望是自己的错觉。

    然,再睁开,照片依然在那里,照片里女子的容颜更加清晰:短发,一身军装作训服,英姿煞爽……

    芊琪。

    她生命里的魔咒。

    强烈的自卑感刹那间笼罩着她,那样的女子,树一般和他并肩而立的女子,是终她一生的努力也到达不到的高度。

    她摸了摸自己的短发,她的模仿显得如此地可笑……

    伸向照片的手有些颤抖。

    她一直都没有勇气正面面对芊琪这个名字,她知道这个名字在他心中有多深的印记,她想,她爱他有多深,他必然爱芊琪有多深,她二十年不曾忘记他,他势必亦将芊琪刻在心里许多年……

    从不曾妄想替代,所以选择逃避。

    逃避着芊琪这个名字,逃避着这个人,仿似她从不曾存在。

    然,现实总是一次又一次把这个人推到她面前,让她清清楚楚地看明他和她拥有的过去,让她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的卑微和痴傻,再清清楚楚地害怕和疼痛……

    终于将照片捏在了手中,芊琪的样貌前所未有的清晰。

    雪样肤色,如星眼眸,本是陶子自己最大的优点,然而,这优点和芊琪的一比,却显得如此逊色……

    原来,芊琪的皮肤比当初她十六岁远远一瞥所见的更加白皙,不曾ps过的生活照,刚刚训练完的模样,白里透红,笑容飞扬,即便是平面的照片,亦能感觉她眸子里青春的光彩逼人……

    更重要的是,她很美……

    美得连她这个女人看了都不得不惊叹,不得不……嫉妒……

    也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她的糖糖哥吧……

    她自惭形秽,恨不能把自己藏起来,把这个“丑”的自己藏起来……

    这么美的芊琪,她没有勇气再看下去……

    手掌一翻,将照片翻转,压在床上,却发现,照片的背面还有字……

    是他的字体,她一眼便能认出……

    写的是:摄于大三六月,宝贝热坏了,不肯拍,急着去吃红豆冰。

    刹那间,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真的不想哭,也不想难过,她答应过自己不难过的,也答应过自己不会在意他和芊琪的过去,可是,为什么人的感情自己无法控制?无论她多么努力地按着胸口,痛楚还是像潮水一样一浪盖过一浪地拍打着心口最柔软的地方,让她不堪负荷?

    一个男人,要具备怎样温柔细腻的情怀,才能这般哄着自己的宝贝儿拍下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再用宠爱的文字记录下来?

    原来冷硬的他,竟然有过这样一面?

    读着这短短几个字,分明就已经可以看到当年的他用怎样溺爱的眼神看着她,为她拍照,而她在他面前又是怎样的娇宠,甚至对于他这般的宠爱还表示不耐烦?她甚至可以想象他给她拍照时会用怎样的语气说怎样的话:乖哦,拍完就去吃红豆冰,就一会儿,听话……

    是这样吗?她是写小说的啊,宠女主的男主都会这么说的……

    不知不觉,双膝已经跪在了地上,照片在她眼里如此刺眼,无论是正面还是背面,都像一根针,扎着她的眼睛……

    尤其,她想到了昨晚,就在这张床上,她将她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他,即便他给的是一份无法圆满的残缺,她亦觉欣喜,可却不曾想到,原来,昨晚,这张床上躺着的根本就是三个人……

    又或者,他从来都是和芊琪睡在这张床上的,她才是第三者……

    难道不是吗?芊琪说喜欢云南,他便将她的照片带来云南,陪着她在云南生活,陪着她看云贵高原的风云变幻。

    他不愿回去,是因为这里已经有了他的家,他和芊琪的家。

    这房子,就是他和芊琪的家,这床,也是他们的床,他将她的照片放于床头的床单下,便是夜夜伴他入眠,陪他入梦的意思,是她,傻傻的从北京跑来,非要睡在他和芊琪共眠的床上,非要和他行夫妻之事,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强逼的,而他,并非心甘情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