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77第77章 想死个人的兵哥哥

    好吧,其实害羞倒是其次的,她更怕的是,抬头面对他……

    他的脸黑到了怎样的程度?会把她一把推开吗?如果他真的这么让她没脸,她就跟他翻脸!这次一定的!

    想到这里,便抓紧了他腰间的衣服,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势头。

    那些兵蛋子们更得了乐子,筷子碗要敲出欢乐的曲子来了,哄笑着嚷,“嫂子害羞了!嫂子害羞了!”

    “够了啊!到此为止!”某团长威严的声音响起,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这也就是过年,平时哪能由着他们这么闹去?就不怕秋后算账么?一连长!你出的馊主意!他已经记住了!还有那谁?二连的三排长!就你笑得最欢辶!

    这就够了么?还有第二关呢!

    一连长无视团长冰冷的眼神(反正平时也冷习惯了,不差这一回!),继续宣布第二关规则:“团长削苹果给嫂子吃!皮不能削断!削断有惩罚!”

    宁震谦的脸快黑成一坨碳了…澌…

    他是拿枪的手!是指挥军队的手!居然要他去干这个?不等于让他拈绣花针绣花么?

    苹果席面上就有,水果刀早就备好,刀口还是钝的……这不是加大任务难度吗?

    瞧着宁震谦黑沉沉的脸,一连长学着他平时训人的腔调,“团长!怕任务难?我们要迎难而上!难度就是挑战!挑战就是提高!提高就是战斗力啊!”

    还战斗力!这削苹果和战斗力有关系吗?

    一连长!这回你真的摊上大事儿了!

    宁震谦是对那个苹果有多憎恨?那不叫削皮,那叫挖肉……一个苹果被他连皮带肉地刮,基本也没剩下能吃的了……

    “断!断!断!断!”起哄的手下们呐喊声此起彼伏,可那皮还真的一直没断。

    眼看就要削完了还没断的迹象,一连长急了,跟三排长使了个脸色,三排长便贼兮兮地将陶子一推,陶子没站稳,朝宁震谦扑过去。

    总不能让陶子扑到刀尖上啊!好一个宁团长,身手敏捷名不虚传,一闪身就避开了,可是,苹果皮也终于华丽丽地断掉了……

    顿时,又是一阵起哄声响起。

    宁震谦将苹果和刀一扔,“这不算!你们使诈!放冷枪……”

    “嗳!团长!这就不对了!我记得您平时可是说过的,这叫兵不厌诈!这要是在战场上,你说我们是该检讨自己警惕性不够高,还是抱怨敌人太阴险?团长同志,一次抱怨很有可能是一条人命啊!抱怨无用!我们要未雨绸缪,将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消灭于无形!”一连长连平时他说话的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为了兄弟们的乐子,为了一报平日之仇,他一连长可是豁出命去了啊!今儿是削苹果,谁知道过完年,团长会怎么削他……

    宁震谦看着一连长冷笑,兵不厌诈是吗?好!有出息!他带出来的人果然不凡!理论联系实际联系得相当不错!

    “说吧!怎么罚?”他当即爽快地表态。

    “这个简单!”一连长清了清嗓子,“只要背着嫂子在食堂里绕三圈就行!”

    “好!”他给了一连长一个“走着瞧”的眼神。

    一连长只觉得冷风吹过,不由自主嘀咕,“这不是规矩吗?家属来了都这样,凭什么你是团长就要破坏规矩,上回方参谋长都没二话……”

    方参谋长是吗?一连长!有种你别结婚!他在陶子面前蹲下。

    对于上他背这种事,她最娴熟了,其实除了战士们,全场最欢乐的人就是她了,托他们的福,她今晚是享受到了多少福利啊!

    她估摸着也瞧出来宁震谦对一连长是怎样的眼神,看着一连长冷风吹过的表情,真想拍着他的肩膀说,孩子,别怕!嫂子给你撑腰!赶明儿嫂子就给你包饺子吃!

    不过,这话不敢说,说了宁震谦一定捏死她了,所以只能在心里想想,顺带着给了一连长一个安慰的笑。

    接下来的时刻幸福极了……

    宁震谦果然背着她绕着食堂跑了三圈,每过一桌,那一桌的战士们欢呼起哄各种热情高涨,就连最首的领导席,大部分人也受了感染,跟着鼓掌拍桌。

    当然,之所以说大部分人,是因为还有两个人不高兴,那就是汤军长和汤月明呗!汤月明的嘴,撅得可以挂油瓶了!

    陶子一向随性,除了心里最在乎的那个人,绝不会因为别人的喜怒而影响自己的心情,所以,谁爱撅嘴就撅呗,今儿晚上,她家兵哥哥的脑门上已经贴上“陶子专属”这四个字了,哼,谁也休想再抢走!

    大年初一这一顿饭,比昨儿除夕欢乐多了,她跟在他身边,一桌一桌地轮流去敬酒。

    他们俩是没有举行婚礼的,在这样的夜晚,这么个特别的地方,今晚倒是像为他俩而补办的酒席,他们就是今晚的主角,全团的官兵在为他们欢呼,为他们祝福,云贵高原的群山在为他们见证!

    她祈祷,就这样和他走下去!只要能这样走下去!她一生别无他求!

    晚饭过后,便是慰问演出了。

    他喝了很多酒。

    她不知道他酒量到底有多大,只觉得至少也应该微醺了,因为他看她的眼睛里多了一种她不懂的光晕,就像好几次她觉得他用异样的眼神看她,而她每次抬起头来却发现是错觉一样,这一次,不是错觉了……甚至,那样的眼神她今天中午还看过,就在他的宿舍里,她给他盖被子,他骤然醒来,握住了她的手……

    “走,去看节目去!”到了食堂外,风一吹,他说话的气息里也全是酒味。

    “你有没有喝醉啊?”她担心,不仅仅是怕他喝醉了看不到她的节目,而是酒后胃疼的感觉很难受,她深有体会。

    “我没事!哪有那么容易就醉了?傻……”

    还说没醉?没喝醉怎么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只有糖糖哥才会这么和气地对待她,宁团长一定不会……

    是啊,这才是她的糖糖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