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74第74章 同仇敌忾

    74

    包饺子这件事,于她而言本来是件难度系数比较大的技术活,可是为了他以后回来不吃超市里的速冻饺子,她之前几个周末都央着严庄包饺子,从和面到剁馅,再到包,扎扎实实地学了,像她这么聪明的人,又肯下苦工,目前的技术还是能过关了!

    从四点到六点,她的心跳持续加速,每隔几分钟就跑出去看看有没有他走来的矫健身影,然而,每一次都是失望……

    门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她欣喜地跳起来,拉开门……

    失望如一桶冷水,自上而下将她浇了个透彻辶。

    来人哪里是宁震谦……

    是郝小海……

    而且,她有预感,郝小海带来的一定不是她想听到的消息…澌…

    “嫂子!团长让我叫你去食堂吃饭!”郝小海说。

    果然……

    她回头望了眼餐桌上的“十全十美”,微笑着问,“你们团长人呢?”

    “今晚值班!已经在食堂吃过了,让我来叫你呢!”

    “值班?他不是说今晚不值班的吗?”一天辛辛苦苦的精心准备,却没有人捧场,心里多少还是不舒服的……

    “本来不是团长值班的,是方参谋长的班,可是方参谋长临时有事,团长就替他了……”

    “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你……”尽管理解,脸上却不由自主涌起了失落。

    郝小海倒是真的很细心,瞬间懂了她语气里的意思,“嫂子,我替团长说句好话,不是团长不回来陪你,团长参谋长他们都是为兄弟们着想,春节的班都是领导们值了,好让兄弟们过年歇一歇。”

    她心中微叹,这样的他,让她还怎么忍心有怨则?这样的他,才是她爱的人啊……

    可是,就算值班也可以回来吃饭的啊!到底还是在逃避着她?否则,今天白天有整整一天的时间,为何也不回来跟她说一声?

    糖糖哥,其实,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小小的机会,我就满足了呀……

    “嫂子……去吃饭吧?”郝小海见她始终不吭声,以为她生团长的气,可是也不方便再多说什么。

    陶子笑着摇摇头,“算了,我在家做了菜呢,就在家吃吧,小海,你吃饭了没?”

    “还没有……”郝小海往房内看了一眼,果见丰盛的年夜饭已上桌,不禁对嫂子的苦心有种说不出来的同情,该是辛苦了一天才做出这样一顿吧,嫂对团长可真好……

    “小海,那不如一起吃吧?你看,我做了这么多一个人也吃不完!”她把门大打开了,让小海进来。

    “这……”这样好吗?团长会不会削他?

    “没事儿!进来吧!在食堂吃在这吃不一样吗?”碗筷已经摆好,桌上甚至连酒都备好了,陶子把凳子拉开,诚心请郝小海一起吃饭。

    “那……好吧……”郝小海觉得自己实在无法拒绝嫂子的好意,进门坐了下来,满桌的菜品相都不错,让他啧啧称赞,“嫂子,这都你做的,真看不出来啊!”

    她个子小,打扮又不成熟,加上昨晚还和她一起玩做纸饺子,直觉上她就是一个小孩,没想到居然能做出这么一手菜来,团长真是有福了!

    陶子哪知道郝小海心里转了这许多念头,只开启酒瓶,给郝小海斟了酒,又另拿了只杯子,斟了半杯,敬给天上的爷爷,而她自己因为胃不好,不敢喝,笑着回答小海的话,“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单独做这么多菜,好不好吃你想先试了再说,若觉得好,以后就常来吃饭呗!”

    “嫂子是打算随军了吗?”郝小海听见“常来”两个字,敏感地问。

    陶子心口被闷闷地击了一锤,是啊,随军!按照宁震谦的级别,她随军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他从来就没提起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别提随军了,就连她千里迢迢来看这么一遭,他都不待见自己,时时找各种借口躲着自己,又怎么可能让她随军?

    她若无其事地笑,“没有!我有喜欢的工作,怎么会随军?只是这次休假时间比较长,你可以常来尝我的手艺。”工作在她心里怎么可以和他相比?只要他一个眼神,她就可以舍弃一切奔赴这里,有他的地方,才是她的天堂啊……

    “也是……”郝小海的神情有些沮丧,“我们这地方,偏僻艰苦不说,气候条件还很恶劣,没哪个姑娘愿意来的。”

    “倒不是这个原因……别说这个了,吃吧!菜该冷了!”陶子用筷子夹住一只鸡腿。这鸡,陶子是蒸的整鸡,肉已经蒸得极软,一扯,就扯下了一整块,都给了小海。

    “我不要这么多!这腿还是给团长留着吧!”小海有点儿不自在,如果让团长知道自己在享受他的福利,不知道会怎样啊?这半只鸡的热量只怕不够几十圈消耗的……

    “叫你吃就别客气!”陶子又把其它几样小菜也给他布了些,又道,“小海,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别跟嫂子见外,只是嫂子不能喝酒,没法陪你了。”

    郝小海点点头,小口小口地咬着半只鸡,陶子盛了碗汤,以汤代酒,算是敬他。

    喝了点儿酒之后,郝小海便有些放开了,开始大口大口地啃鸡肉,话也多了起来,说的全是宁震谦的好:

    “我们宁团长可是赫赫有名的铁血团长,每一回军演,我们团都是赢的!”

    “团长练兵,那叫一个严格,毫不夸张地说,兄弟们听见他的声音,寒毛直竖!可是咱们就是一个字:服!”

    “团长严格归严格,生活上可关心我们了!有一回,我父亲生病,团长还以我的名义给我父亲寄钱呢……”

    ……

    郝小海把宁团长夸得跟神一样的人物,稍稍歇息,抿了一口酒,“嫂子,你可别不信!我绝不是自卖自夸,团长可是声名在外的,某军区大领导的女儿为我们团长可来这里几回了……”

    什么?陶子嘴里的肉丸子掉到了碗里,居然还有人对她老公虎视眈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