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73第73章 团圆

    73

    他是高估了自己的威信了!

    她压根就没在跑圈!

    而是和郝小海两个人蹲在操场上玩!玩什么?他看不清,难道这么大个人还玩泥巴?!可是操场上除了泥巴还有什么可玩的?!

    全团上下,再调皮的兵蛋子也没有谁敢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辶!

    她居然敢!

    也许是他错了……

    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兵!只是,这巨大的落差还是让他不舒服澌!

    心一沉,脸色自然也跟着沉了下来,快步朝那个两个人走去。

    郝小海发现了投射在地面的阴影,回过头来,立即站得笔直,行了个军礼,“团长!”

    宁震谦发现地上一堆白色的纸,仍不明白他们的在干什么,只问依然蹲在地上忙活着不理睬他的陶子,“你的二十圈呢?跑完了?”

    “没有!”她头也不抬地回答。

    她不遵从他的命令也就算了!居然还回答得这么理直气壮?!而且还当着郝小海的面!这让他在战士面前如何有威信?“跑了几圈了?”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想着,不管她跑了多少圈,只要她跑了,就找台阶让她下,把她牵回去算了。

    可是她是怎么回答的?简直有恃无恐,“一个也没跑!”

    他算是被激怒了,“我是怎么说的,你忘记了吗?”

    “没有忘记!”

    “重复一遍!”宁大团长的威信被挑衅,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这才站起来,和郝小海一样站得笔挺,“报告首长!首长说,不跑完不准回家!”

    他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吸声道,“那你还不跑?”

    “那我就不回家呗!”她眨了眨眼,无辜而理所当然的小眼神看着他。

    他胸口气血一涌,有种要被逼疯的感觉,而郝小海居然在这时候“扑哧”笑了出来。

    “所以,你就在这里玩泥巴?!”他是要有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忍住不在郝小海面前发火“教训”老婆?

    “我没在玩泥巴!”她举起一朵白色的不知什么东西的叠纸给他看,“我在做饺子。”

    “饺子?”他仔细一看,还真有几分像,“做这个干什么?”

    “报告团长!嫂子说,明天是除夕,家家户户都包饺子吃,我们部队也有饺子吃,可是,当年埋在山崖下的嫂子没吃的,所以和我在这做纸饺子,明天给撒下山崖去……”郝小海抢着替她回答。

    宁震谦一愣,只见面前的她抿唇微笑,一双本就过于晶亮的眸,此时仿似如星辰闪烁。

    “我又做错了吗?”她轻轻地问。

    所有的怒气,在那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他清了清嗓子,“为什么不回屋里去做?外面能看得见吗?”

    陶子恍然大悟似的,举起手掌正要拍向自己额头,一看那泥糊糊的手指,放下了,呵呵直笑,“我真笨!哈哈,忘记了!我们都已经完成了!”

    笨么?他倒是一点也没感觉……

    “走吧,收拾东西!”他转过身,领先往回走。

    她喜滋滋地用报纸把那些纸饺子都包起来,追上去问,“不是不跑完步不能回去吗?”

    他皱了皱眉,往回走的步子更大了。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就她那样的!无端地又勾起了新仇旧恨,“写检查代替!明早必须交给我!”

    让郝小海去卫生所给她取东西,两人一前一后地回到了他宿舍。

    这是她第一次踏入他的宿舍,一贯的军营风格,也是一贯他的风格,陈设简单,整齐干净,一色的军绿。

    高兴的是,他的宿舍居然是个套间,一室一厅,而且有单独的浴室,她可以好好洗个澡了!这一身,已经脏到了极限!

    “先洗个热水澡!然后休息!”他简单地给她指令。

    “是!”她的兵哥哥,跟她说话从来是这样,可是,她喜欢!他是属于部队的,那么,嫁鸡随鸡,她也乐意成为部队的一部分,按部队的生活和说话方式存在着。

    而且,他的话很引人遐思!

    她把自己关进浴室后,就在回味着。

    他说,洗完澡就休息!

    在这儿!他的宿舍休息!也就是说,今晚他们将在那张单人床上同床共枕?会不会挤了点?没事……挤挤更健康……

    她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期待中的事……可是,光想想那么窄的床,他和她挤在一起,就觉得兴奋,即便什么也不发生,那也是他和她最亲密的靠近了,是不是代表关系又进了一层?

    她眯笑着,站在喷头下冲,温度正好的水,暖暖地笼盖着她的身体,舒服极了,想象无限美好,那些雾蒙蒙的水汽似乎也带了绯色,她连自己这个澡冲了多久都没留意……

    正无限yy中,浴室门被敲响了,“那谁……”

    好吧,从此她改名叫“那谁”算了,到了现在,他还是改不了口啊……

    “怎么了?”她关了水龙头,问。

    “你的衣服已经拿过来了,就放在外面,我今晚要去值班,你就在这儿睡吧!”外面的人显得沉着冷静多了,一点儿也不像她如此激动……

    她所有美好的想象都像这浴室里的水蒸气一样,散了淡了,难怪他如此淡定,原来根本就没和她同床共枕的可能性……

    不过没关系!今天不成不还有明天乃至何其多的明天吗?

    “好!知道了!”她不着痕迹,欢快地回答,“对了,那明天呢,你还值班吗?”

    “不用!”他简短地回答。

    “好!”明天就是除夕,是她嫁给他之后第一个新年,也是爷爷去世后第一个有亲人陪的新年,她将不虚此行!

    他关上门走了,没有他的房间,就连浴室里的温度也突然冷了下来。

    毛巾架上,只挂着他的浴巾,她取下来裹了,脑海里便不由自主浮现出他走路时衣服底下肌肉一鼓一鼓的线条,想着这浴巾也曾包裹过那样的身体,脸不由阵阵发热,又暗自窃喜。

    从袋子里取出干净衣服穿上,开始细细打量他的房间,贪婪而喜悦的目光任何一个物件,任何一寸空间都不愿错过,她所见到的,一点一滴都和他息息相关。他曾在这床上睡过觉,曾在这书桌上工作过,曾坐在这张椅子上看过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