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72第72章 团长,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吻他,第一次真正意义地向他靠近,之前的那些乌龙都不算。她不知道,如果他将她推开,她会怎么办……

    他的唇很干,很烫,贴上去的瞬间,她耳朵里轰鸣一声,浓重的黑夜里,彷如烟花绽开,又星星点点散落……

    他的呼吸很热,浓烈的,混着烟味的男人气息潮涌一般袭来,满满地堵住了她的呼吸。

    他是抽烟的……

    他的烟味她其实早就闻到了…辶…

    适才在操场,烟味尤其浓烈……

    男人抽烟时,是在思念谁?

    可是,即便如此,她仍然无处可逃,无法抵抗,如同陷入梦里的黑色漩涡,就此被淹没,被席卷,而她,却虚软无力,连身体都无法依托…澌…

    他没有动。

    她也傻了一般。作为一个言情小说写手,空有一身纸上谈兵的功夫,真正到了关键时刻,却只会这样傻傻地贴着他,傻傻地听着自己的一颗心砰砰乱跳,听着耳里一朵又一朵烟花盛开又落幕……

    她觉得,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了。

    然,突然之间,他往后退了一步,她绵软的身体本来依附着他,此时便失去了重心,从石头上栽了下来,幸而抓住他的衣服,站稳了脚跟,不然又是一个嘴啃泥。

    “陶子同志!”他高声道。

    “到!”她马上立正站好,心里盘算着要不要给他敬个军礼,完了,他一定是被自己给惹恼了……

    “……走吧,回去!”他拽着她的手腕,拖着她就走。

    她的脚步怎么能赶得上他?更何况,现在他是生气了吗?走得这么快?她高一脚低一脚,完全就像个线偶娃娃被他提在手里甩来甩去。可是,她做什么了?妻子亲吻自己的丈夫有什么错?

    重走一遍黑乎乎的树林,她倒是不怕了,只因所有的注意力都专注于努力不摔倒,然而,尽管她如此小心,还是没能逃过一劫,不知踩到树根还是别的什么,脚下一绊,摔倒在他脚边。

    “疼啊——”她抗议,却紧拽着他的手不放。

    他终于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看了她几秒,黑夜里,也不知他能看清什么。

    她以为又要挨训了,却没想到,他会问,“摔到哪里了?能走吗?”

    本来是没摔伤的,可她也有些小小的赌气,“不能!”

    而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一贯又冷又硬的语气,“上来!”

    他这是要背她?

    她喜不自胜,赶紧爬上他的背。

    二十年了……

    六岁那年的夏天,就是这个脊背,给了她大山一样的依靠,如今,这肩膀愈加宽厚,背脊亦愈加坚实,从此以后,这份宽厚和坚实是否仅仅只属于她呢?当然,宝宝可以例外……她趴在他背上傻傻地笑了,会生个男宝宝还是女宝宝?或者,双胞胎?龙凤胎最好了啊!

    想到酣处,忘形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侧脸贴在他肩膀上,他的气息丝丝缕缕从他衣领处溢出来,细细密密的,那种晕乎乎的感觉又回来了,她唇角弯出甜美的弧线;他的步子跨得很大,在他背上,一颠一颠的,仿似在云端了一样……

    时光倒流,仿佛又回到六岁那年,艳阳高照,岁月流真,她趴在糖糖哥肩膀,呼呼地往他脖子上吹气……

    而她,真的这么做了。

    略寒的夜晚,她呼出的热气喷在他脖颈、耳根……

    他背着她,思绪却不在这个时空,无数往事和现实在脑中翻飞,搅乱了他的心,他的冷静,忽的,脖颈处传来一阵阵热乎乎的酥麻,竟激得他全身一颤,脚步有些虚浮,而后,悲剧地,居然犯了和陶子一样的错误,一脚踏上什么东西被绊住,再然后,他这战斗力超强的特种兵团长居然阴沟里翻船,摔倒在地。

    陶子从他背上滚落下来,滚至一边的草木堆里。

    他爬起来的动作倒是迅猛利落,立即把她捞出来问,“怎么样?没事吧?”

    她自觉没摔着,只是瞪着他,半是揶揄,半是玩笑,“你不是说有你在什么都可以不怕吗?怎么解放军叔叔也会摔跤啊?”

    他要怎么跟她说?都是因为她瞎闹,才害得他脚步不稳?只能黑了黑脸,不说话,不过,这么黑的地方,他的脸再黑也看不见……

    “走吧!”他正准备再把她扶起来背上背,她却忽然摸着脖子惊叫。

    “怎么?”他问。

    她慌乱地在脖子上摸着,“好痒!什么东西爬进我衣服里了!会不会是蜈蚣啊!?”她小时候可是被蜈蚣咬过一次的!以致她虽然是农村的孩子,可对这种多足动物一直有阴影!

    “怎么会?”他嘴上说着,还是有些悬地看着她。

    “不对啊!它在爬!在往下爬!”她慌极了,拉开棉衣的拉链扯着里面的衣服用力抖,可那东西却不掉出来,居然爬到胸口去了!她开始大叫,“怎么办啊?它爬到胸口了!爬到胸口了!”

    她发誓,她是真的没有撒谎!

    可是!却听得他冷幽幽的声音传来,好像,他的眼睛也是冷幽幽地盯着她,“那……要不要我伸手进去帮你把它给捉出来!?”

    “嗯?”话说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原来他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她是在骗他?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引/诱他?拜托!姑奶奶要扑倒绝不含蓄!

    她无暇顾及和他吵架,那东西还在爬!

    她惨兮兮地强调,“真的!真的有虫子啊!我骗你是小狗!”她只好自己伸手进去抓,急乱之下顾不得形象,里面针织衫的扣子也绷开了。

    他见她如此,倒也不像作假,不悦地低语,“我来!”说着便把手伸进她针织衫内。

    一向作为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陶子被突然侵入的大手给怔住了。

    “这儿吗?还是这儿?”他的手在她颈部以下摸索,有意的避开了“小山峰”的位置。

    可是,越是这样,反而越是暧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