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70第70章 桃桃和团长的囧事

    她心里突地一跳,既期待又有些小小的害怕。是他吗?他会高兴她来吗?毕竟在他心里,自己就和陌生人无异!最怕的是她现在搞成这么一副惨状,无故给他添了许多麻烦,他会不会嫌自己烦?电话里的他就已经够凶了,如今见着真人,她不是送上门来讨骂吗?他还不把她给骂惨了?

    顿时心中怵怵的,突然期望这个即将到来的团长大人不是他了……

    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那个……雷亮……你们团长……姓什么?”没准儿她跑错了地儿,来错了别的团呢?

    这回轮到雷亮一怔一怔的了,嫂子是不是烧傻了?怎的不知道自己男人姓啥了呢?立时也紧张了,还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嫂子,你没事吧?团长他姓宁啊!能想起来不?”

    呃……他居然以为自己失忆了,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装失忆啊……宁……姓宁啊……完蛋了…辶…

    她哀叹的同时又鄙视自己,千辛万苦的不就是想见他吗?现在马上要见到了,又这幅怂样儿!陶子!你是要闹哪样?可是她就是害怕呀!呜呜……

    “那啥,如果你们犯了错儿,你们团长会怎么处罚你们?”她得先想想,自己的小身板能承受多大的底线……

    “这个……要得看多大的错儿了……”雷亮摸着头,一头雾水,嫂子问这干嘛?糟糕!难道还是因为自己昨天拿枪指着她吗?她会告诉团长吗?那说了可就完蛋了,马上就哭丧了脸了,“嫂子,昨天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您!您可千万别告诉团长,不然关禁闭跑圈儿负重公里跑,可会要了我半条命去啊!澌”

    陶子无语,摇摇手,他哭个啥啊,现在要哭的是她好吗?关禁闭……跑圈儿……负重……她被要去的可不是半条命……是一整条啦……那还不如不被救回来……死在路上少受点折磨啊……

    她捂住胸口,高原反应的强烈压迫感又来了,比昨天更甚啊……

    她环顾这屋子,整整齐齐,陈设简单,连个可以藏身的柜子也没有,“雷亮,你们这儿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起来让你们团长找不到吗?”

    “你要躲到哪里去!”

    她话音刚落,门口炸雷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她坐在床上,顿时石化。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

    这个时候装晕可不可以?

    对了!装晕!

    她“啊”的一声惊叫,仰天直挺挺躺回了床上。

    “团……团长……你……把嫂子……吓……吓晕了……”雷亮磕磕巴巴地说。

    拜托,雷亮!你自己也被吓得不轻好吧……

    “一边儿去!”某个熟悉的声音依然在炸雷。

    “是!”雷亮兔子似的,立马没了影儿,出去的时候还贴心地帮团长把门给带上。

    房间里只剩了他和她。

    陶子紧闭双眼,依然能感觉到他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床边,他的阴影自上而下覆盖着她,无形中产生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她感觉自己手心快捏出汗来了,脚在被子里微微发抖……

    心中揣测着他接下来会如何做,却迟迟不见他有任何动静……

    她在心里“一二三四五……”地数着,都已经数过两百了,他还是没有声响……

    艾玛!这是和她打心理战吗?敌不动我不动?她认输好吗?再这么耗下去,她扑通乱跳的心一定要罢工的了……

    她身体僵直地一动不动,到最后,觉得浑身不自在,浑身都想动一动,要命的是,背心开始痒了,痒得难受啊!她真的很佩服唐僧,跟妖怪比坐禅的时候可以坐一天……也很佩服革命烈士邱少云,烈火中永生啊……看来她真的不适合出家,也当不了英雄……

    难以忍受地蹭了蹭背,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只一只……

    她惊得尖叫一声,双手立刻把眼睛给捂上。

    要不要这么吓人啊!这么一张大黑脸就在眼前,一双乌黑的眼睛还直瞪瞪地瞪着她,那眼神,感觉她是阶级敌人,要把她给撕碎了似的……

    他刚要说什么,忽然皱了皱眉,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轻轻靠近门缝,外面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还有压抑的低笑,勤务兵郝小海在那边笑边小声说,“团长不会这么猴急吧?直接就扑上去了,把嫂子给吓得大叫……”

    他暗哼,眸色暗了暗,猛然拉开门……

    两个家伙收不住脚,哎哟声中滚了进来。

    待发现团长的脸黑得和锅底有一比的时候,吓坏了,慌忙站起来,朝他敬了个礼,“连长!我们是来给嫂子送吃的……吃的……”

    雷亮的眼神在地下一搜索,那一碗鸡蛋排骨面已经在刚才滚进来时英勇牺牲了……

    “很闲是吗?”他黑眸里厉光一闪,“滚回去跑圈去!二十个!”

    “团长……我们真……”

    “三十!”

    “是!我们马上滚回去……马上滚……”两人收拾了地面的面碗,连逃带奔地溜了。

    重新关上门,这一回终于安静了……

    陶子有种预感,自己的死期也到了……

    她真想大喊一声,你们俩快回来……

    他一步一步地朝床走近,她一点一点地往床内侧移。

    最后,她移到了墙边,没地儿可挪了,他,也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

    “你跑来干什么?”这是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不再响炸雷,可是有够冷够严厉,感觉就好像是她的到来是个十恶不赦的错误,这会儿法官在法庭上审她似的。

    “我……我不要跑圈!”她已经被刚才那一幕给吓到了,三十个圈……直接毙了她好了!现在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他微微一愣,显然被她莫名其妙的话给震的,明白过来后,脸色却是更严肃了,“不要偷换概念!说,你来干什么?!”

    “我……”她委屈地瘪了瘪嘴,“妈妈……妈妈想你了……所以……让我来看……看你……”其实是她想他了,好吧,她再一次没出息地撒了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