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66第66章 无怨无悔(5000)

    藏在暗处的她鼻尖酸楚,赶紧捂住嘴,不让哭声溢出来,眼泪却噗噗直落。

    “她啊!搬走了!住镇上去了!”林昆摸着电脑,被喜悦冲昏头脑的他随意答着。

    “哦……”他的语气怅然若失,却低头对芊琪笑道,“可惜了,本来想给你介绍一下囡囡的,是我认的妹妹……”

    原本听到他的叹息略觉安慰的她,听完他的话却更增酸楚了……

    本以为他的怅然若失是对她或多或少的惦念,然,却不曾想,只是为了要她和他的女朋友见面…辶…

    若说之前她从没仔细思考过她对他的怀念和依恋是什么感情的话,此时此刻,十六岁的她,隐约是明白了,她喜欢他……

    也许从前不是。

    一路走来,她把他当成亲人,当成哥哥,当成朋友,她是他身边的唯一女孩,虽然是个小小女孩儿,但是她从没有危机感,因为不会有人抢她的糖糖哥澌。

    但是,当他的身边出现另一个女子,她才知道,原来自己非但不是他的唯一,还很有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

    这个认知让她难过极了,可是也让她明白,原来幼时对他的兄长之情朋友之义不知不觉间已经上升为喜欢,严重点说,就是爱了……

    因为兄长父母朋友给的感情只有温暖,没有痛,只有男女之情才会让人伤,使人痛,而且极具排他性,她对那个叫芊琪的女子是何等的艳羡……

    站在他身旁,芊琪笑着问,“哦?囡囡?好可爱的名字,是怎么样的女孩儿啊?”

    他笑了,“只知道她叫囡囡,也不知大名叫什么,挺可爱的一小屁孩,成天追着我跟我玩,这么点高,胖乎乎的,长什么样儿……具体记不太清楚了,就记得一双眼睛特别亮……”

    他比划的身高依然是最后一次见她的高度,可是,她现在已经长高许多了……而且也不再胖乎乎,更不是小屁孩,原来,在他心里,她只是个小屁孩而已……就连她长什么样子也记不得么?不过四五年的时间,她将他记得如此深刻啊……

    “是么?比我的还亮?”明显的,芊琪的占有欲也是极强,听了这话,居然会介意,虽是笑着说的,神似玩笑,但撒娇的意味也是浓浓的。

    他环在芊琪肩膀的手臂便紧了紧,笑容柔和地看着她,“怎么能跟你比?她只不过是个小朋友而已……”

    陶子的心,彻底地沉落下去,如同坠入冰窖,寒意透顶,原来,她只是小朋友……连和他女朋友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芊琪这才真真实实地笑了,嗔了他一眼。

    他和她,眼神交汇,如此默契,如此柔情蜜意,到底是大城市来的人,丝毫不避讳他人在场。

    村里一大婶笑着开起了玩笑,“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大伙儿可看得清清楚楚!当着我们大家伙儿的面囡囡问你要不要她,你可是拍着胸脯说要的!”

    儿时的玩笑,只是为了博得一笑而已,众人想着童言无忌,都笑开了,只他,有些尴尬,笑道,“有吗?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了……

    陶子的心口如被人狠狠一击,她视之为生命至珍的承诺,他却只当是一时戏语而已……

    她再也听不下去,哭着跑开了。

    那个下午,她还是旷课了,没回学校,在村里河边的大石头上坐了一下午,也哭了一下午……

    算是告别吧……

    告别他们一起有过快乐时光的河岸,告别那些枝繁茂盛的大树,告别树上垒窝的小鸟。其实,春秋冬夏,几番轮回,河水奔流不息,树叶落了又生,鸟儿去了又回,一切都不是当初的原样了……

    如林昆所说,他在村里只呆了两天,第二天便启程走了。

    她没有想到的是,他临去之前,会来学校看她。

    当时正是放学,老远,她就看到他和芊琪在校门口等,她马上闪身躲了。

    他一边等,一边看表,仿似很着急。

    刻意躲着的她,自是没有出现,倒是林昆也出校门,走了上去。只见他和林昆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交给林昆一个大袋子,拍了拍林昆的肩,就和芊琪钻进了等着他俩的轿车里。

    后来,林昆找到她,把他给的东西交与她,埋怨,“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小震哥不来的时候你天天问,来了又不见人!这是给你的!亏人家小震哥还惦记着你!这是给爷爷买的营养品,本来想等你一起去看爷爷的,等老半天不见你人影,人家还要赶着去省城搭飞机!”

    他给的东西,自然从来都是最好的。

    她打开袋子,里面全是写着英文说明的营养品,还有送给她的礼物——一块手表。

    她在他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同的吧……

    她苦涩地笑,对了,他说过,她是他认的妹妹,妹妹而已……小朋友一个……

    那块手表,她从来就没有戴过,就像珍藏他这个人,珍藏那些夏天的片段一样,珍藏在她的箱子里。

    从此,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她以为,那一别便是永远了……

    然而,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她还是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并不曾奢望遇见他,更没想过还会和他在一起,只是对于北京的向往,就像对圣地、对理想的向往一样,从小就在她心里生了根,不是轻易能够拔除的……

    她依然乐观而坚强地生活在北京的阳光下,念书,毕业,找工作,一切安稳而有条不紊。

    也曾遇到过各方面不错的男孩,只是,不知为何,却找不到心动的感觉。

    她曾想过,是否是因为他在她心里落地生根?可是,她却无法,也不想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生活,在懵懂中前行也未必不是坏事,有些事,想得太清楚,难免有伤。

    她想,也许,终有一天,她还是得嫁人。

    等她想安定下来的时候,就寻个差不多的人嫁了,然后相夫教子,过平静无波的日子。

    只是,在她还没遇上她那个差不多的人之前,却遇上了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